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他可没有忘记,当初严舒瀚就想要将聿度介绍给茉茉,据说就连向来开明的严太太,都十分喜欢聿度。

    现在他刚跟茉茉的恋情曝光,还没有得到家长认可,万一严舒瀚硬是将茉茉塞进聿度怀里可怎么办?

    茉茉是最在乎家人的……

    白臣亚一想到这里,脚步越发的快了。

    等他走出宴会厅,在院子里扫了一圈,却不见了刚出来的几个人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看见严家大少爷和大小姐?”白臣亚子瞳一紧,迅速的抓住了一个路过的侍应,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、没有,我什么人都没有看见,宾客们现在都在宴会厅里。”侍应微微一愣,恭敬的回答。

    闻言,白臣亚松开手,眉心却拧了起来。

    转身就开始在院子里找起来。

    可举办慈善晚宴的场地,非常大,要是按照这样找下去,他今天晚上估计都找不到人。

    万一严舒瀚是故意避开他,想要带茉茉离开,给聿度制造机会……

    白臣亚心脏瞬间提到了嗓子眼,二话不说就转身往停车场的方向走。

    他记忆力很好,刚才只看了一眼,就记住了严家车子的车牌号码。

    只要他找到车子,或许就能找到人……

    白臣亚打定了注意,就迅速的找停车场里搜寻起来,他有过找人的经验,找起车来,速度快得惊人。

    一溜烟的功夫,就走到了严家的车子前。

    刚一抬头,就对上了正斜靠在车头,双手抱肩,等着他来的严舒瀚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,白臣亚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“来的倒是挺快,只不过,还是慢了一步,茉茉喝醉了,我已经让聿度带她先走了,我是特意留下来等你,免得你去坏他们好事的。”

    严舒瀚双脚站稳,缓缓的挺直了颀长的身影,挑眉看向白臣亚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白臣亚面色一沉。

    严舒茉是出了名的一口倒。

    这一点,没有人比白臣亚清楚。

    他们当初会认识,是因为一块蛋糕。

    后来,她会跟着他回家,就是因为喝醉了……

    喝醉了的严舒茉,单纯的像个孩子,傻傻的,憨憨的,还格外的胆大包天,什么男女设防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当初可是硬要扑到他身上,扒他的衣服。

    她现在喝醉了,却跟聿度在一起……

    白臣亚的脸色蓦地一变,嚯的转过身,就准备开车去追。

    可他刚一动,严舒瀚就伸手将他拦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背着我,偷偷跟茉茉交往的事情,我可以假装不知道,但是你居然敢偷偷的见茉茉带回家见家长,这笔账,今天得好好算算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茉茉的哥哥,我不想跟你动手。”白臣亚俊美的脸庞,轮廓绷得很紧,身侧的手,紧握成拳,像是在极力的压制自己的怒气。

    想到严舒茉正跟聿度在一起,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,他就一点应付严舒瀚的心思都没有,转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他一动,严舒瀚的拳头就朝着他挥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白臣亚闪身一避,雷霆万钧的拳头,就砸在了车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