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我的户口簿在我爸妈那里,你怎么会有?”余心星回过神,惊讶的抬头看他。

    “别猜了,你爸妈担心我不要你,你会嫁不出去,已经把你卖给我了。”尚凌司嘴角一勾,邪气万分的启唇。

    将她手上的结婚证收走,就拉着她上车。

    余心星以为他会带着她回尚家,或者是去严家,可等车子停下来的时候,她才发现他带她来的地方,是市最繁华的珠宝商城。

    他这是……

    “给我拿这里最好看最贵的婚戒!”尚凌司一进去,就霸气十足的开口。

    他着急将余心星骗到手,他把求婚省了,可是婚戒不能省。

    他得找个醒目的,一眼就能让人看见的婚戒,让她不管走到哪里,都被他套得牢牢的!

    尚凌司算盘打得精响,根本不给余心星拒绝的机会,就挑了个鸽子蛋大小的钻戒,硬是戴进了她的无名指。

    “尚凌司,这个也太大了!”余心星忍不住嘟哝。

    要是她真的天天戴着这么大的钻石戒指出门,她都得担心会不会被抢劫。

    “跟我在一起,谁敢碰你一根头发?”尚凌司看出她的心思,傲娇的挑眉。

    “那你也不能天天寸步不离的跟着我,这么大的钻戒,戴着也不方便,我们找一个最简单的就好。”余心星的目光,在柜台上扫了一眼,目光最后落到角落的一对婚戒上。

    “那个太简单了,而且太便宜!”尚凌司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,立时黑了脸。

    钻戒她不喜欢大的,好歹挑个小的。

    偏偏她找了个连钻石都没有的,就是一对简单的圆环铂金戒指。

    唯一特别的地方,就是戒指特意留了刻名字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将你的名字刻在我的戒指上,我走到哪里想起你的时候,都能看看,不好吗?”余心星盯着那对婚戒,扭头看他。

    温柔的目光里,氤氲着甜蜜。

    尚凌司根本没见过会撒娇的余心星,一下就招架不住,点头答应了。

    让服务员拿着戒指就刻上了他们的名字,离开商城之前,就戴到了彼此的手上。

    严家庄园。

    夏长悦接到尚凌司的电话,知道他们正在来严家的路上,就吩咐管家开始准备晚餐。

    也打电话让严舒瀚和严舒茉,还有三儿都赶紧回来。

    尚凌司单身了这么多年,终于要定下来了。

    夏长悦感觉自己就像是刚帮儿子娶到媳妇的老母亲,终于可以放心了!

    今天是尚凌司第一次正式带余心星来严家拜访,他们必须全家到齐,才能显得足够看重。

    “夏长悦,不过就是吃一顿饭,你这么紧张做什么?”严承池看见自己的女人为尚凌司忙前忙后,一脸醋劲的上前,伸手将她卷进怀里。

    “尚凌司都有喜欢的人,他都当爸爸了,你还吃醋。”夏长悦无声唏嘘。

    她会紧张,不是因为尚凌司,是因为余心星。

    余心星毕竟只是普通人家的女儿,虽然他们不在意,可是如果不安排好,传出去,只会让人觉得他们在挑剔余心星的出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