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严承池,他们会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严承池皮笑肉不笑的勾唇,妖冶的子瞳,掠过一道了然的幽光,一字一顿。

    “如果是我,我会先去民政局。”

    如果时间来得及的话,或许还能顺便去趟珠宝店,买个婚戒。

    夏长悦:“……”!!

    另一侧,刚刚抵达民政局的尚凌司,脊背忽然一凉。

    他怎么觉得,有人在戳他脊骨?

    不过不管了,先将自己的女人骗到手再说!

    “尚凌司,你怎么会突然带我来这里?我们什么证件都没有带……”余心星看着眼前的民政局,半响才回过神,紧张的说道。

    他们前一秒还在医院担心能不能留住宝宝,下一秒就要来结婚了。

    这转变,也太突兀了。

    她的心脏,有点承受不住,现在像是在打鼓一样,随时可能从胸口蹦出来。

    嫁给尚凌司,成为他的妻子,是她想了十八年,想到不敢想的事情。

    可如今,他们就站在民政局前,余心星却有种做梦的感觉。

    就算今天不能领证,她也满足了。

    “尚凌司,我们走吧……”只要他心里有她,她不介意这一纸证书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们什么都没有带,根本领不了结婚证。

    她的户口簿还在家里呢……

    “尚先生,东西都送过来了。”就在余心星准备劝尚凌司先回去的时候,却见助手拎着一个文件袋,迅速的从车上下来了。

    东西?什么东西?

    就在余心星好奇的时候,尚凌司已经从助手的手里接过文件袋,就拉着她一起进了民政局。

    看见尚凌司打开文件袋,从里面拿出结婚登记需要的证件,接下来的时间里,余心星整个人都是懵的。

    呆呆的陪着他拍照,然后签字……

    拿到结婚证的时候,她一直盯着手里的小本本在看。

    眼睛一眨不眨。

    像是怀疑自己在做梦,她眨一下眼睛,就会从梦里惊醒,眼前的结婚证也会消失一样……

    “余心星,嫁给我,这么委屈?”尚凌司盯着从头到尾都面无表情的女人,忍不住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她平时看见他还会笑得跟朵花一样,现在他们结婚了,她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尚凌司,我们真的结婚了?”余心星半响,从幽幽的问道。

    目光依旧没有从手上的结婚证移开。

    “不然呢,尚太太,我们已经登记了,你就算是现在后悔,也已经来不及了。”尚凌司终于在她的脸上,看见一点点情绪,立时傲娇的扬起眉。

    “真的领证了……”余心星打开手上的小本本,看着照片上,紧紧挨在一起的两个小人头。

    手指一遍遍的抚过照片。

    眼眶一下就红了。

    尚太太……

    “余心星,就算你后悔了不想嫁给我,也不许表现出来!”尚凌司脸色一下就黑了。

    他们刚结婚,她就哭成这样,嫁给他,有那么惨吗?

    “不,我不是后悔,我是高兴,尚凌司,今天是我这辈子,最高兴的一天!”余心星喜极而泣的抱住他,下一秒,想到什么,又蓦地松开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