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简单的白衬衫,黑裤子,却将他出色的五官,衬托得如同妖孽一般。

    尤其嘴角似笑非笑的弧度,让他看起来,越发的邪气。

    他单手插兜,走上前,就乖乖的站好。

    “之前的事情,是我误会了,我今天来,就是专程过来,将功折罪的。”杨舒尘一开口,就是简明扼要。

    这些天,他没有忙着找余心星,就是知道,就算人找到了,该解决的问题解决不了,一样没有用。

    自从他知道尚凌司当初放弃那个孩子,不是因为他冷血无情,而是为了保护余心星之后,他就一直在想办法,想要帮他们留住这个孩子。

    罗斯教授的医疗团队需要照看夏华,所以长期留了人在杨家,论起找人,没有人比杨舒尘这个杨家的继承人,更加方便。

    杨舒尘已经在最短的时间内,将罗斯教授团队里对妇产科做过研究的医生,都召集了起来,让他们针对余心星的病情,想办法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尚凌司看着眼前越发有担当的少年,嘴角勾起释然的笑。

    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,才牵着余心星,重新坐回椅子上。

    很快,就有医生上前,将之前的检查报告,全都拿给罗斯教授团队的人。

    尚凌司抱着余心星,谁都没有说话,只是在静静等待。

    如果连罗斯教授团队的人,都说没有办法……

    余心星轻轻的甩了甩头,不让自己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“尚先生,余小姐,检查报告我们都看过了,大家一起讨论的结果,有一个办法,或许可以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办法?”尚凌司绷紧了神经,薄唇微启。

    只要还有办法,就还有希望。

    他们还能有努力的空间。

    “余小姐的情况,相信你也清楚,胎儿在她肚子里只要超过四个月,就会开始对她造成威胁,保险起见,我们前期需要控制她的饮食,在保证营养的前提下,希望胎儿的个头不要太大。”

    为首的医生,拿着小组讨论出来的方法,干脆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就算这样,孩子成长到六七个月的时候,余小姐的身体情况,怕就承受不住了,所以我希望你们做好准备,这个孩子,至少七个月,就需要剖腹产。”

    如果能让孩子在余心星的肚子里待到七个月,哪怕是个早产儿,应该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。

    医生顿了顿,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已经是目前能想到的,最合适的方案,如果这样的话,成功率能提高到五至六成。”

    “尚凌司,我们答应好吗?”医生的话一落,余心星就迫不及待的开口。

    双手紧紧的抓着尚凌司的手臂。

    哪怕只有一成的机会,她都不想放弃,更何况现在,是一半的机会!

    “尚先生,严总和严太太来了。”助手又匆匆的跑进来,着急的回禀。

    今天是什么好日子,怎么市的大人物,都要在医院里聚会一样。

    助手的话音刚落下,严承池和夏长悦已经出现在门口。

    一身黑色西装的严承池,如刀刻的脸庞没有太多的表情,只是往那里一站,强大的气场,就让周围的空气都变得逼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