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管家突然出现在门口,战战兢兢的提醒。

    话落,房间里温馨的气氛,一瞬间消失殆尽。

    无声的透出压抑。

    余心星替尚凌司包扎伤口的动作一顿,手轻轻的发抖起来。

    脑海里,闪过夏长悦给她看的检查报告……

    这个孩子,她留不了。

    可是就这么让她放弃,她的心却像是让人用刀子割开一样。

    她比谁都清楚,她肚子里的宝宝,怕是她这辈子能怀上的最后一个孩子了。

    她不想就这么放弃,可是尚凌司……

    “告诉医生,手术取消,不做了。”就在余心星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,尚凌司却冷冷的启唇,朝着管家吩咐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余心星嚯的抬头,意外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都知道了,我以后都不会瞒着你,我只要你答应我,不管发生什么事情,都不许离开我!”尚凌司将她抱进怀里。

    长指穿过她的长发,紧紧的扣着她的后脑勺,将她按到自己的胸膛上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逼你,如果你想要赌这个孩子,我陪你赌。”

    尚凌司薄唇微启,语气中透着决然。

    余心星几乎是一秒就明白了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如果她决定留下孩子,赌赢了,皆大欢喜。

    可如果赌输了,她出了什么事,尚凌司也不会独活……

    余心星咬住唇,胸口难受的像是塞了棉花,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张了张嘴,却说不出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再给我几天时间,让我好好想想,好吗?”余心星良久,才幽幽的吐出一句。

    尚凌司能为了她,隐忍了这么多年,她舍不得他再一个人承担。

    孩子在她的肚子里,提心吊胆的却是他。

    可这是他们的孩子,她真的舍不得……

    尚凌司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静静的抱着她。

    管家见状,连忙退了出去……

    一连几天,尚凌司都没有离开尚家别墅。

    像是突然变成了个孩子,不管是吃饭睡觉还是洗澡,都要黏着余心星。

    结果就是把自己弄得浑身是火,却只能看不能吃,恨得牙痒痒!

    “不是说了,以后这些事情,都不能你来做,尚家请的起保姆。”尚凌司刚睡醒,发现她不见了,就从楼上下来逮人。

    果然发现了在厨房里切水果的余心星。

    “这是切一碟水果,不用喊人这么麻烦,我自己可以。”余心星将一碟切好的哈密瓜抱在怀里,就朝着客厅走过去。

    尚凌司很自然的走在她前面,先在沙发上坐下来。

    余心星也不扭捏,直接坐到他怀里,就靠上了他胸口。

    用叉子叉了一块哈密瓜,送进他嘴里。

    然后才喂了自己一块。

    甜滋滋的味道,带着独特的瓜果香味,在味蕾里散开。

    余心星微微眯了眯眼睛,见尚凌司张口,就又给他喂了一块。

    两个人靠在一起,没有人说话,却已经是最幸福的画面……

    如果,时光能定格在这一秒,定格在他们一家三口都好好的这一幕……

    “尚凌司,关于宝宝的事情,我已经想好了。”余心星眸光闪了闪,蓦地开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