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尚凌司咬牙切齿,一字一顿。

    双手将余心星牢牢的按在自己怀里。

    他一直不说,是以为她知道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,他的身边只有她一个女人,尚家别墅上下,都将她当成女主人看待,她甚至允许她指画他的生活,干涉他的任何事情……

    除了那一纸结婚证书,他们就像一对夫妻,她怎么还会怀疑,他的心里只有夏长悦没有她?

    “余心星,你是不是聋了?”尚凌司看着靠在他怀里一动不动的人,面色微赧。

    他这么深情的告白,她就一点反应都没有?

    他刚才什么都没有都没有说的时候,她好歹哭得跟个泪人似的,现在他一告白,她眼泪没了不说,连表情都没了。

    他的告白就这么没有杀伤力?

    见鬼的,夏长悦为什么要跟他自己爱惨了她?

    现在这样,算他告白失败了吗?

    “余心星,你要是敢说你不要爱,我现在就掐死你!”

    “我听见了,我只是在回味你的告白,怀疑是不是我听错了,要不然,你再说一遍,我拿手机录下来吧,免得你将来不承认。”

    余心星回过神,眼底藏着笑意的开口。

    尚凌司:“……”!

    这么丢人的事情,让他干一次就算了,还要录音存证据?

    他会答应才有鬼!

    “尚凌司,我手机录音开了,你再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“不说。”

    “再说一遍嘛,就一遍!”余心星一直蹭在他身边,像个孩子一样撒娇。

    “说了不说就不说!”尚凌司妖魅的脸庞,红得惊心动魄!

    看着从来不会跟他撒娇的余心星,居然在他面前撒娇,对上她失望的眼神,很快就忘了自己快要丢光的脸。

    双手捧住她的脸,认真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余心星,我爱你,什么时候爱上的,我也不知道,我知道我现在爱惨了你,非你不可,我可以什么都不要,只要你!”

    从来不说情话的人,说起情话来,威力是惊人的。

    尤其尚凌司还用这么认真的语气,专注而又深情的目光看着她。

    余心星一瞬间就忘了自己手里的手机,只是看着他,对上他深邃的邪眸,像是要溺毙在他的眼神里。

    “余心星,告诉我,你不会离开我。”尚凌司薄唇微启,好听的声音透着温柔,在蛊惑着她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余心星!”尚凌司久久等不到她开口,抱着她的手臂用上力。

    却发现她的目光,一直在看着他的手背。

    尚凌司反应过来她在看什么,下意识的想要缩回手。

    可余心星却更快一步抓住他,将他的手背拉到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的手……”余心星看着眼前满是血迹的双手,心口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掐着,一下就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夏长悦跟她说,尚凌司为了她自虐的时候,她还不信。

    “尚凌司,你个笨蛋,大笨蛋!”余心星刚开口,眼泪就先掉下来了。

    紧紧的抱着尚凌司不放手。

    “对,我是大笨蛋,爱上了你这个小笨蛋,注定是件倒霉的事情。”尚凌司语气轻松的戏谑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