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夏长悦的话落,房间里,一下变得静悄悄。

    余心星像是听不懂她在说什么,半响,都只是看着她,没有说话,眼神里,除了呆滞还有错愕。

    什么叫尚凌司逼她拿掉孩子,是为了保护她?

    他难道不是因为不希望除了夏长悦之外的女人替他生孩子,才残忍的不要他们的孩子吗?

   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……

    余心星看着夏长悦,脑子里乱糟糟的。

    “你不懂,他爱的人一直是你,这么多年,他一直没有放下你,就连我们能认识,也是因为你的婚礼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因为你们认识跟我有关,你就笃定他不会爱上你,做的一切都只是因为我吗?”夏长悦蓦地打断了她的话,声音跟着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余心星,放不下我的不是尚凌司,是你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余心星身体僵住了,抱着水杯的手,不断的用力。

    她想要反驳夏长悦,可是她不知道要怎么说出口。

    她爱了十八年的男人,一直将她当成一个替身,一个慰藉品……

    “你长得不像我,性格也不像我,如果尚凌司真的需要一个替身,不会是你。”夏长悦像是看出了她在想什么,很冷漠的启唇。

    她拿过随身包,从里面抽出了一份报告,递给余心星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费了很大的功夫,才查到的资料,你想要的答案,都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余心星看着放到她面前的报告,只是死死的盯着,却没有伸手去拿,心里莫名的有一种恐惧。

    可强大的好奇心,又驱使着她,缓缓的伸出手,将报告给拿了起来。

    等看清报告上写的是什么内容时,余心星的脸色一下就变了,不敢置信的抬起头。

    “这上面写的,都是真的吗?”余心星的声音哽咽,破碎的话语,像是从喉咙里挤出来的!

    “不!这不可能的……我每年都陪着尚凌司做体检,如果我身体有毛病,为什么从来没有人告诉我?”

    余心星吼完,像是想到什么,脸色唰了一下就变得惨白。

    她想起来了。

    她原来并没有体检的习惯,是因为尚凌司要去,却不喜欢医院,所以才让她陪着。

    她的体检报告,从来都是直接送到尚凌司手里,算起来,她自己根本就没有机会看见过。

    一直都是尚凌司跟她说没事,她就信了。

    “我虽然不知道你的体检报告是怎么回事,可是我很确定,当年尚凌司会放弃那个孩子,是因为你的身体承受不了,孩子倘若再留下来,能不能保得住说不住,但是你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,这一点,是尚凌司接受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余心星抓着报告的手,忍不住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离开尚家别墅那几天,尚凌司就像是被抽走了灵魂,一个人行尸走肉一般,到处在寻找你的下落,只要有人告诉他,哪里出现了跟你很相似的身影,他都会第一时间赶过去。”

    夏长悦看向她,幽幽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你能体会那种,一次次抱着希望过去,最后却失望而归的心情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