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余心星张了张嘴,刚准备说什么,又顿住了。

    “想问我怎么会知道你怀孕了?还是想知道我为什么来找你?”夏长悦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,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伸手牵过她的手,放到自己的手心。

    “尚凌司前段时间发疯一样到处找你,我想不止我知道你的存在,整个市的人,都已经知道,一直独来独往的尚先生,有个捧在心尖上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夏长悦戏谑道,轻松的语气,化解了两个人之间的尴尬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……”余心星扯了扯嘴角,想要笑,却笑得比哭还难看。

    如果这句话从别人的嘴里说出来,她或许还不觉得讽刺。

    可从夏长悦的嘴里说出来,她只觉得自己无地自容。

    尚凌司真正捧在心尖上,藏在心里的人,是夏长悦……

    “你是。”夏长悦没给她太多胡思乱想的时间,就笃定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吗,我认识尚凌司的时间比你早不了多少,可是我从来没有见过,他那么失态的样子,你不见了,他发了疯一样的找你,甚至不惜跑到严家跟严承池低头,找他借人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余心星一下就惊呆了。

    尚凌司为了找她,跑到严家去借人……

    怎么可能?

    他这辈子最郁闷的事情,就是认识了严承池,甚至当初为了认干女儿,跟严承池化干戈为玉帛。

    他们明面上是朋友,也是私底下在暗暗竞争的对手。

    尚凌司年少成名,最意气风发的时候,就是想要带着尚家,成为市的第一家族。

    可尚家和严家成了合作伙伴,他手上严氏集团的股份,也当成了认干女儿的礼物,送了出去。

    在尚凌司的心里,恐怕一直还惦记着当初跟严承池是情敌杀红眼的样子,怎么可能会去跟严承池低头……

    “不要太低估你在他心里的位置,他很爱你,只是太骄傲,总觉得什么事情做了就够了,什么都不肯解释。”

    夏长悦轻声的开口。

    不止尚凌司,就连严承池也是这样。

    不管发生什么事情,总是喜欢瞒着她,一力承当。

    在他们男人的心里,守护自己的女人,让她开开心心的,比什么都重要。

    自然也不会觉得自己有什么错。

    “他爱的根本不是我……”余心星收回自己的手,看见管家端着咖啡和水进来,连忙转过头,擦掉了眼角的泪。

    从管家手里接过水杯,就喝了一大口。

    压下心里的难过,不想在夏长悦面前失态。

    尚凌司连他们的孩子都不要,怎么可能会爱她?

    她从来没有从他口中听见过一个爱字……

    “如果他不爱你,就不会自己扛着所有的事情,不让你知道?”夏长悦看着她,幽幽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话,是什么意思?”余心星一怔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觉得尚凌司拿掉了你们第一个孩子,现在又逼着你去医院做手术,一个连自己亲生骨肉都能这么残忍的男人,根本不懂爱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余心星,你有没有想过,他做的这一切,都是为了保护你!”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