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余心星抱着头,却怎么也控制不住涌上心头的那份心痛和绝望……

    她想起来了!

    她都想起来了!

    这不是他们的第一个孩子,他们的第一个孩子,早在十多年前,就被他亲手扼杀了!

    “余心星……”尚凌司听见她的声音,猛地转过身,就看见她想疯了似的,用自己的头,拼命的撞着墙。

    尚凌司二话不说的就伸手抓住了她的肩膀,将人拉到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他紧张的替她检查头有没有撞伤,下一秒,却对上了余心星憎恨的眼神。

    她的眼神里,找不到一点点的温情,只有憎恨。

    像是看着自己的仇人……

    尚凌司子瞳一紧,突然就愣住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眼神,他只在她身上见过一次,是十多年前,他们失去第一个孩子之前。

    她就是这么看着他,亲口跟他说,她恨他,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他……

    这种眼神,就像是一种预示。

    他就要失去她了……

    尚凌司心口一慌,低头就堵住了她的唇。

    “唔!”余心星用力也推不开他,张口就咬了他的唇瓣。

    在尚凌司晃神的瞬间,想也不想的挥手,一个耳光,重重的扇到了他的脸上!

    “啪”

    尚凌司的脸上,很快就出现了一个巴掌印。

    鲜红刺目。

    房间里,空气像是凝固住了。

    透着让人喘不过气的压抑。

    余心星错愕的看着自己的手,她的掌心还在发麻。

    她在他面前,从来都是弱势的一方,她从来没有想过,自己有一天,会动手打他。

    她怎么舍得打他……

    余心星像是被自己吓到了,整个人一直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掌心,蜷缩到了角落里。

    尚凌司也愣住了。

    妖魅的脸庞上,光色隐晦不明。

    他的嘴角沁着血迹,脸上还印着一个巴掌印,看起来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垂在身侧的手,死死的握拳。

    看着她憎恶自己的眼神,嚯的转身,就提步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偌大的房间里,只剩下余心星一个人。

    回忆不断的在脑海里翻飞,那些甜蜜的过往,痛苦的经历,都像是一把匕首,在不断的凌迟着她的心脏。

    眼泪,不断的从眼角滑落。

    从一开始的默默掉眼泪,到最后压抑不住的嚎啕大哭……

    房门外。

    尚凌司像一尊雕塑一样,伫立在门口,听着房间里传来的压抑的哭声。

    脸色阴沉,浑身都透着生人勿进的气息。

    不知道站了多久,直到房间里的哭声小了,渐渐的停了。

    他伸手拧开房间的门,重新走了进去,将蜷缩在角落,哭累到睡着的余心星抱回了床上,替她盖好被子,才转身离开

    书房里。

    “砰”

    “砰砰”

    “砰砰砰”不断的有重物坠地的声音,在书房里响起。

    尚凌司站在书桌前,双手撑在桌面上,用力的喘息着。

    他的额际上,全是汗水,顺着完美的脸部轮廓,正在往下滴。

    眼眸幽深,浑身都是怒气。

    书房里,除了他此刻站立的地方,已经凌乱的找不到一丝落脚的地方。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