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她根本控制不住自己。

    伸出手,攥着尚凌司的裤腿,从喉咙里挤出破碎的声音,用尽身体里的最后一丝力量祈求。

    “尚凌司,你答应我,不要伤害我的孩子,你答应我好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尚凌司看着她,高大的身躯,僵硬的站着,身侧的双手,紧紧的攥成拳,手背青筋泛起,紧紧的咬着牙关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,他比任何人都希望能留下这个孩子。

    余心星这么温柔,她教出来的孩子,脾气一定会跟她一样好。

    他们的孩子,不管男孩还是女孩,都会很乖巧。

    可她的身体不允许,留下这个孩子,会变成她的催命符。

    随时都会要了她的命……

    他输不起,也不敢赌。

    “尚凌司,说你答应我了,算我求求你,只要你让我留住孩子,我以后什么都听你的,我再也不会逃走了,也不会跟你怄气,我会一直乖乖的留在你身边,你留住我们的孩子好不好?”

    余心星拉着他的手,放到自己的肚子上。

    “它还小,还不会动,等它会动了,你就能感觉到它在跟你打招呼,等它出生了,长大以后,还会喊你爸爸,尚凌司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!不要再说了。”尚凌司蓦地收回手,转过身,微微抬起头,将涌到眼角的眼泪硬生生的逼了回去。

    不敢去看她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答应你,你愿意去医院最好,不愿意,我也一定会带你去。”尚凌司无情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我不去,我死都不会去……”余心星浑身无力的跌坐在地上,脸色一片惨白。

    她张了张嘴,不断的重复着同一句话。

    突然间,眼前飞快许多的画面。

    她怀孕了,他陪着她做孕检,两个人看着照片像核桃大小的小胎儿,激动万分的场景……

    那段时间,他连公司都不喜欢去了,总是让助手将文件送回别墅处理,能不出门就不出门,留在别墅里陪她……

    他们很开心的。

    可是渐渐的,他就不那么开心了。

    她经常看见他一个发呆,吃饭的时候看着她发呆,散步的看着她发呆,就连有时候半夜睡醒了,她都会发现,他就靠在床头,看着她睡着的样子发呆……

    她问他怎么了?

    他却只说,只是准爸爸焦虑症。

    她信了,还笑他,都是第一次当爸爸妈妈,他比她怂多了。

    她都不害怕,他就先害怕了。

    他当时没有说话,只是紧紧的抱着她,跟她说,他只要有她就够了……

    她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,他们有孩子了,他肯定不止有她,她还会有他们的孩子。

    可是她没有说话,只当他是要当爸爸,太紧张了,紧紧的抱着他一会儿,就扛不住疲倦,在他怀里睡着了。

    直到有一天,他突然要她带到了医院,要拿掉她的孩子……

    她怎么哀求都没有用……

    他就像一个刽子手,将她最后一丝希望都残忍的剥夺了!

    “啊”无数的画面涌进余心星的脑海里,像是要将她的脑子撕裂。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