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余心星双手护着自己的肚子,步步往后退,看着尚凌司的眼神,就像是看着魔鬼,要抢走她孩子的魔鬼。

    她不应该回来……

    早知道这只是一个陷阱,她就不应该回来。

    他根本不是舍不得她离开,他只是知道她怀孕了,所以想方设法的将她骗回来,要拿掉她的孩子。

    他是不会允许夏长悦之外的女人,替他生下孩子的……

    余心星红着眼,像是濒临绝望的人,转身就留往楼上跑。

    “余心星!”尚凌司猜到如果她知道他要让她拿掉孩子,她的反应会很激动,甚至可能会痛哭着求他留下孩子。

    可是没想到她的反应,永远能超出他的想象。

    看着她跑开的背影,尚凌司猛地回过神,就追了上去!

    “我的身份证呢……护照呢……”余心星一口气跑回房间,就开始翻箱倒柜。

    她的证件一直在包里,可是她回到尚家别墅,醒过来之后,就不见了。

    她知道尚凌司收走了,却不知道他收到了哪里。

    将整个房间每个角落,能找的地方都找过了,却不见半点影子。

    书房……

    尚凌司的书房,他通常都会将重要的文件,都收在他的书房里!

    余心星像是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,转身就准备去尚凌司的书房,刚刚转身,就撞上了正准备进来的尚凌司。

    “你在找什么?”尚凌司伸手扣住她的手腕,将人拉到自己的面前。

    看着她发红的眼眶,强忍的泪水,胸口一阵抽痛。

    那也是他的孩子,如果可以选择,他不会逼她。

    “余心星,你听我说,就算一辈子没有孩子,我们也可以好好的在一起,我答应你,我永远不会有别的女人,我只要你一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放开我!”余心星用力的甩开了他的手,愤恨的眼神,狠狠的盯着他。

    一辈子没有孩子……

    他知道这句话对一个女人有多残忍吗?

    她也曾经想过,只要能跟他在一起,就算一辈子不能生孩子,她也愿意。

    可是看着他那么疼爱严舒茉,像一个慈父一样,宠爱着自己的干女儿的时候,她就忍不住在想,如果他们也能有一个孩子。

    他会不会也像疼爱茉茉一样,疼爱他们的孩子……

    可是他连想都不让她想,只会残忍的告诉她,他们不会有孩子!

    只是因为她不是夏长悦吗?

    不是他藏在心底里的女人,所以她连给他生孩子的资格都没有。

    就连她意外怀上了,他也只会一声招呼都不打,就让医生安排手术,要拿掉她的孩子。

    那也是他的孩子!

    为什么?为什么他能对别人的孩子,这么宠爱,却连自己孩子降生的机会都不给?

    天底下,怎么会有像他这么残忍的爸爸!

    “我不要了,我什么都不要了,尚凌司,你把我的身份证和护照还给我,我要离开这里……”余心星推开他,就朝着书房跑过去。

    将尚凌司书桌上的文件都翻了一个遍。

    每个抽屉都找过了,甚至连书架都没有放过……

    没有,都没有!

    是人是狗自己瞅,是人做人事说人话,是狗永远说人话做狗事,狗永远改不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