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余心星:“……”!!

    她哪里有告白?

    她明明是在嫌弃他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说你爱我了!”尚凌司见她不承认,得意的挑高了眉头,将她刚才说的话,又重复了一遍。

    她说他死了,她就换人爱,那就说明,她现在爱的人是他。

    他一个人将她心里的位置,都给占完了!

    尚凌司嘴角噙着满意的笑容,伸手捏了捏她的脸,吐气如魅,“看在你这么爱我的份上,我让你爱。”

    余心星:“……”!!

    她真的没有告白。

    可她现在要是解释,尚凌司会不会恼羞成怒,直接将她掐死?

    “你要去哪里?看在你这么爱我的份上,我陪你去。”尚凌司从她身上移开,将人拉起来,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替她整理着弄乱的头发,然后当着余心星的面前,就开始脱衣服。

    明明只是要换衣服,却故意在她面前晃来晃去。

    “余心星,我知道我身材好,你要是想看,就尽情的看,不用忍着。”

    余心星:“……”!!

    她怕长针眼!

    等余心星回过神,才反应过来,尚凌司要陪着她一起出门,可他的身体还没有好。

    “医生说了你的感冒不能吹风,要在家里静养两天。”

    “医生有没有告诉你,我静养的时候,必须你在身边?你要是不在,我静不了。”尚凌司想也不想的应道。

    走上前,就将她卷进怀里。

    “想去哪里,走吧,吹点风死不了。”尚凌司无所谓的道。

    他什么时候这么脆弱了?一点小感冒而已,他还不放在眼里,只是喜欢看着她着急他的模样。

    有机会,他还得专程去严家庄园谢谢夏长悦。

    严承池借了他这么多人,一点用都没有,还不如她一个装病的点子,余心星就心软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余心星被他问得愣住了。

    她其实没有什么想去的地方,刚才是被他逼得有些难受,就想要透透气。

    她身上带了当时在白家配的药方,医生嘱咐了那个药不能断,她想要找个药方,偷偷的配些回来……

    可是这些事情,当着尚凌司的面前,都不能做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说了?你还有什么,是我不知道的?”尚凌司眸光一深,挑起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余心星咬了咬唇,看着心情好像不错的尚凌司,眼神变得犹豫。

    她如果不离开尚家,尚凌司迟早是要知道的。

    他虽然不限制她的自由,让她可以进出别墅,可是他扣了她的身份证和护照,他根本不会放她离开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还有,他一直闭口不提孩子的事情……

    “尚凌司,你是不是都知道了?”余心星心口一沉,幽幽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都知道了对不对?知道我怀孕了,却看着我演戏,是准备等我瞒不下去了,再拆穿我吗?”余心星看着他的反应,心彻底沉到了谷底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这个孩子?”尚凌司眸光一暗,薄唇微启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余心星身体一软,听见他的话,差点站不住。

    他真的知道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