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她看着严舒茉的眼神,就像是看着自己的女儿,非常的宠溺和疼爱。

    见她开心的吃着蛋糕,才想起什么,转身朝着尚凌司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茉茉让我替她谢谢你,她很喜欢你给她买的蛋糕。”余心星给尚凌司倒了一杯水,才坐到他身边。

    “还有,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让她看见我,那天她来的时候,我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余心星刚开口,就瞥见尚凌司的脸色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下子就打住了,不明白自己说错了什么。

    等她想要问的时候,尚凌司已经从椅子上站起来,提步朝着院子走过去,不知道在严舒茉耳边说了什么,就见她飞快的端着蛋糕,往外面走。

    路边余心星身边的时候,还朝着她送了个飞吻。

    “小婶婶,我改天再来看你。”

    一溜烟,就没影了。

    走了……

    余心星错愕的抬起头,正准备问尚凌司跟她说什么,就见尚凌司踱步朝着她走了回来。

    双手撑在桌子上,就将她禁锢在怀里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说什么,再说一遍,嗯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余心星一愣。

    他真是要找她算账,所以故意将严舒茉支走了吗?

    余心星清了清嗓子,才开口。

    “我那天不知道茉茉……”

    “余心星,你存心要气死我是不是?!”尚凌司蓦地打断了她的话,妖魅的脸庞,逼近她的脸,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见鬼的道歉。

    这幢别墅里,只有她一个女人,她就是女主人,有什么她不能见?

    他从来没有刻意隐瞒过她的存在,是她不喜欢见人,所以总是一有人来,就躲回房间。

    她不喜欢应酬,他就随着她,可她今天莫名其妙的道歉,才让他察觉到哪里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生病了心情不好,就拿我出气?”余心星拧了拧眉,看着喜怒无常的男人,伸手推开他,就转身往楼上走。

    她怀孕了,孕妇心情才不稳定。

    她都没有发火,他莫名其妙发什么脾气?

    余心星回房间换了一身衣服,就准备出门。

    可人还没走到门口,就被尚凌司给拦下来了,一脸警惕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你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要你管?反正你又不会关心我,只会冲着我发脾气。”余心星越过他,就继续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余心星,你要是不管我,我今天不吃药!”尚凌司冲着她的背影,就大声的吼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余心星脚下一个趔趄,差点一头栽倒,错愕的扭头看向他。

    他还要不要脸了?

    自己把自己折腾生病了,还好意思来威胁她,吃准了她肯定会心疼是不是?

    “不吃就不吃,你死了正好,我可以换人爱了。”余心星倔脾气也来了,大步就朝着门外走。

    刚走到楼梯口,人就被扛了起来,抓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“尚凌司,你干什么?快放我下来……”余心星整个人腾在半空,想到肚子里的孩子,吓得连忙抱住了他。

    尚凌司像是知道她在害怕什么,动作很轻的将她放到床上,俯身撑在她上方。

    “余心星,你刚才是在跟我告白?嗯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