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余心星的目光,变得落寞。

    “医院里缺的东西太多,我嫌麻烦,就搬回来了,门口的保镖都交代过了,你想要出去,不会有人拦你。”

    尚凌司像是读懂了她的心思,冷冷的启唇。

    他的话,余心星立时抬头看他,像是不敢相信他的话。

    他刚才说什么?

    她可以自由进出尚家别墅……他不关着她了?

    余心星心里微微一动,这样讲理又温柔的尚凌司,真的是她认识的那个男人吗?

    她怎么觉得他被人掉包了。

    “张嘴,吃饭。”尚凌司没有理会她像见鬼一样的表情,将粥吹凉了,递到她嘴边。

    余心星呆呆的看着他,连嘴都忘了张。

    他不是第一次喂她吃东西,可她总觉得这一次跟以往的任何一次都不一样,今天的尚凌司,怪怪的。

    “余心星,你耳聋了?信不信我抽你!”尚凌司见她只是发呆,压根没把自己的话听进去,顿时沉下脸。

    听见他的怒吼,余心星终于吐了一口气,确定自己面前的男人,是真的尚凌司。

    一样的霸道,一样的坏脾气!

    “我没刷牙……”余心星弱弱的吐出一句。

    闻言,尚凌司的手一下就僵住了。

    他怎么把这个给忘记了。

    “女人就是麻烦。”尚凌司将粥碗放下,抱着她,就朝着浴室走过去。

    挤好牙膏,接好水,才塞进她手里。

    高大的身躯,就靠在门旁,看着她梳洗。

    余心星刚刷好牙,他就已经拧好了热毛巾,给她擦脸。

    贴心的伺候,让余心星的汗毛又竖起来的。

    她怎么觉得自己像要被拉去屠宰场的猪仔,在享受主人最后的照顾……

    余心星浑身一抖,用力的甩甩头,将乱七八糟的念头甩开。

    吃完粥,余心星没扛多久,就开始晕晕欲睡。

    从回来之后,她就越来越能睡了,总觉得自己不听的打瞌睡,可她努力的想要睁开眼睛,却仍旧是困得睡着了……

    尚凌司将她抱到床上,盖好被子,他就坐在床边,看着她在他身边睡着了。

    他伸出手,抚平了她紧皱的眉心。

    她在害怕什么?就连睡觉,都提着精神,绷紧了身体。

    尚凌司眼神渐渐变得森冷,低头在她的唇上印下一吻,才站起身,提步朝着房间外走。

    径直的出了卧室,进了书房。

    完全现代化的书房里,露天采光的设计,让整个房间的光线非常明亮,温暖的阳光,将书房的每一个角落,都照耀到了。

    可里面的温度,却因为尚凌司的到来,瞬息就冷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尚先生。”在里面等着的家庭医生,一看见尚凌司进了,连忙从椅子上站起身,恭敬的问候。

    尚凌司看了他一眼,薄唇紧抿着,烦躁的伸手扯了扯衣领,才走到书桌前坐下。

    挑眉看向医生。

    “说吧,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家庭医生欲言又止,有些不敢说。

    “她的情况跟之前比,根本没有好转,反而更差了是吗?”尚凌司冷哼了一声,眼底掠过一抹自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