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我刚知道你生病了。”余心星轻声的开口。

    她刚知道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尚凌司平时很霸道,生病的时候更霸道。

    而且是那种很幼稚的霸道!

    不喜欢的饭不吃,不喜欢的水果不吃,就连看不惯的医生,也不医。

    不管什么药,都不肯自己吃,非要她喂他吃。

    要是要挂水,余心星就必须得陪在他身边,给他讲故事,像哄孩子一样,哄到他睡着。

    睡着了,也非要抱着她不放。

    只要她一离开病房,他就会惊醒,然后将全部的罪名,都推到她身上,怪她乱从他身边离开,害得他连觉都睡不好……

    余心星几次想要叫医生给他挂一瓶哑药,将他毒哑!

    可她却又很贪恋,那样时刻依赖着她的尚凌司。

    只有那个时候,她才会觉得自己是被他需要的,不是一个替代品。

    在他的心里,是有她的位置的。

    回想起过去的事情,余心星的眼眸有些暗了下去。

    收回自己的手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没事,我就先走了……”她只是想要回来看看他,不知道会正面跟尚凌司对上。

    余心星着急的想要逃离,尚凌司却从身后紧紧的抱住她不放。

    “谁说我没事?你要走我不拦你,可是余心星你听着,你要是敢踏出这个门口一步,我就往自己的心口上插一刀,我敢保证,你不用离开医院,就能先回来替我收尸!”

    余心星:“……”!!

    哪有像他这样,用自己的命来威胁别人的?

    他分明就是吃定她,知道她做不到眼睁睁的看着他死。

    “是,我是卑鄙,我无耻,我用自己威胁你,可是你呢?你当初为了离开我,又是怎么威胁我的?”尚凌司对上她错愕的目光,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见鬼的分手!

    要不是她用自杀来威胁他,他会答应才有鬼!

    而且他答应分手的第二天,就让保镖里三圈外三圈的将别墅给围起来,压根没打算放她走。

    想分手,她不死,他先死算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余心星张了张嘴,却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他们不一样,从来都不一样。

    他可以有很多选择,她只有他。

    她留在他身边十八年,没有名分,从来不被人知道,甚至有人来,还要谎称自己只是他别墅里的佣人……

    这些她都可以不在意。

    她想要的,也只是跟他在一起,生一个属于他们的孩子。

    只是这样简单的要求,他却永远不会答应她。

    余心星想起孩子,身体一瞬间就绷紧了。

    越发着急的想要离开。

    她不确定尚凌司知不知道她怀孕了,可如果他知道……

    余心星的想法刚在脑海里一闪而过,尚凌司抱着她的手,忽然往下移,交叠着,放在了她的肚子上。

    那种感觉,就像是在隔着她的肚子,跟什么东西打招呼……

    余心星浑身的汗毛,都竖起来了。

    可是她不敢开口,一个字都不敢说。

    就连呼吸都因为紧张,不自觉的屏住了。

    尚凌司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,垂眸看着她发白的脸,缓缓的启唇,“你怀孕了,对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