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房间里没有开灯,光线很暗。

    只有没有拉紧的窗帘,微微的透进来一丝光线。

    逆着光,女人的面庞变得柔和,也有些模糊……

    可是白臣亚还是一眼就认出来,那就是他让安斯西里尔调查的资料里,看见的那个女人!

    尚凌司正在满世界找的人,余心星!

    可是,她怎么会出现在市?

    还是在白家!

    白臣亚端着药碗的手,蓦地一紧。

    很快,他就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面上没有露出一丝的异色,对上余心星有些防备的眼神,从容的端着药碗走上前。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”余心星张了张嘴,虚弱的问出声。

    她刚才听见敲门声,就想到了之前白夫人跟她说过的,要再来看她,所以就以为来的人肯定是白夫人。

    却没有想到,会是一个年轻的男子。

    强大的气场,就像长期的上位者,这种感觉,她在尚凌司身上经常看见,并不陌生。

    可他的脸,余心星却是陌生的,所以本能的将自己往被子里蜷缩了些,眼神有些防备。

    “我叫白臣亚,是白家的大少爷,刚回来,所以你没有见过我,我妈妈去库房了,所以我替她将药端过来给你。”

    白臣亚眸光微闪,很自然的开口。

    听见他是自己救命恩人的儿子,余心星的脸色稍霁。

    勉强扯出一抹笑容,才从他手上接过药碗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举手之劳而已,不必客气。”白臣亚看着她将药喝完,才接过空碗,转身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走到门口的时候,脚步却停了下来,回头看向她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听管家称呼你yu小姐,不知道是哪个yu?”

    “……年年有余的,余心星。”余心星微微一怔,回过神,就自然的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在市,应该没有人认识她这个小记者。

    她这么多年,虽然一直跟尚凌司在一起,可她只是他见不得人的女人。

    他从来没有跟她一起露过面。

    也不会有人将她这样身份的人,跟尚凌司联想到一起,余心星并不担心,名字会泄露什么。

    更何况,白家一家人都是她的恩人,对自己的恩人,她不想说谎。

    隐瞒他们自己还有家人的事情,已经很让她内疚了……

    “我听管家说你身体不好,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,有什么事,可以让管家来找我。”白臣亚听见她名字的时候,几乎差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。

    担心余心星看出什么,没有多留,就匆匆的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房间里,只剩下一个人,又变得安静。

    余心星刚喝完药,喉咙里有些难受,一时也睡不着,就静静的躺在床上,看着天花板。

    双手轻轻的摸着自己的肚子。

    宝宝还不足三个月,她的肚子平坦的根本什么都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她以前也曾经幻想过,如果有一天遇上一个自己深爱的男人,跟他结婚生儿育女。

    想象着两个人一起期待宝宝降临的时光,一定是煎熬又充满幸福的……

    可她从来没想过,有一天她怀孕了,她孩子的爸爸,却一点也不喜欢这个孩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