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你们都没有意见,那就听听我的意见。”一片静谧中,白臣亚又缓缓的启唇。

    目光直直的看向瘫在地上的人。

    “臣亚,我之前是不知道你喜欢的人就是严家大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“堂伯你金口玉言,自然说什么就是什么,不过要是让严家的人知道你这么诋毁他们的大小姐,恐怕会不高兴。”

    白臣亚薄唇微启,一字一顿。

    眼神幽冷的,如同寒冰。

    “为了不破坏白家跟严家的联姻,可能要劳烦堂伯,自请到南非去驻守一下那边的开发案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、什么?你让我去南非!”

    堂伯脸色一变,还想要什么,白臣亚已经先一步打断了他的话。

    “要是堂伯你继续留在国内,只怕严家的人会不高兴,我娶不到茉茉事小,但是破坏了严家跟白家的合作,堂伯你就是罪人了,想必你这么替家族考虑,到自己可以为家族贡献的时候,一定会义无反顾。”

    白臣亚话音落下,就扭头吩咐保镖。

    “送堂伯回去收拾行李,亲自盯着他,直到他上飞机,三年内,都不许他回国!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!!

    大家都眼睁睁的看着刚才反对白臣亚最狠的人,就这么被保镖给架走了。

    打包塞进了车里,送去机场……

    客厅里,顿时人人自危,都恨不得抽自己两个耳光。

    有眼不识金镶玉,居然将严家大小姐,当成一个贫民女,还为了这个事情,三番四次的阻扰白臣亚上门提亲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事的话,我们就都先回去了,臣亚的婚事,还是交给你们父母做主吧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我们以后都不会再过问,他想娶谁就娶谁……”

    他们可不想被送到南非去吃苦。

    还是脚底抹油,趁早溜比较好!

    一眨眼的功夫,一客厅的叔伯,就都跑没了影。

    “臣亚,你刚才说的话,都是真的?茉茉就是严家大小姐?”白夫人第一个回过神,关心的不是别的,而是自己的儿媳妇。

    她不管什么家世背景,可倘若茉茉真的是严家大小姐,她跟白臣亚之间的最后一个障碍就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他们马上就可以安排时间,上门提亲!

    将两个孩子的婚事给定下来……

    这样一来,她很快就可以当奶奶了!

    “快,白庭东,推我去库房,白家祖宗留了一套传家的首饰,我要找出来,送给茉茉……”白夫人高兴连忙招呼自己的丈夫,激动的朝着库房就走了。

    客厅里,一瞬间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白臣亚一想到就要去严家提亲,刚准备给严舒茉打电话,就见管家端着一碗药,从厨房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浓郁的中药味,让人无法忽视。

    “大少爷,夫人呢?给余小姐的药熬好了,夫人说她要亲自送过去,顺便看看余小姐。”管家恭敬的询问。

    “余小姐?我爸捡回来的那个人?”白臣亚蹙眉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管家颔首。

    “我妈去库房了,给我吧,我替她送过去。”白臣亚从管家手里接过药,就朝着客房走过去。

    敲了门,听见有人应,才推门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看见房间里的人,整个人蓦地一震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