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……”白臣亚眉心拧得更紧了。

    他想要娶什么女人,还不需要别人来指手画脚。

    他从来不在乎门当户对,他爱的,就是他眼前的这个女孩。

    白臣亚挂了电话,垂眸看着眉眼里全是担忧的严舒茉。

    “你家是不是出什么事了?要紧吗?”严舒茉见他挂了电话就一直不说话,心一下提了起来,着急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很要紧。”白臣亚嘴角一勾,低头就在她的唇上落下一吻。

    在她催促着他赶紧回家的时候,才幽幽的补上一句。

    “在谈我们的婚事,你说是不是很要紧?”

    严舒茉:“……”!!

    “茉茉,我送你回家。”白臣亚看着已经完全愣住的严舒茉,很自然的搂着她,就上了车,然后将她送会严家庄园。

    看着她进了家门,才调转方向盘,朝着机场赶。

    -

    z市。

    白家别墅。

    “臣亚是我们白家这一辈最出色的继承人,又是你的独子,他的前途不可限量,说什么都不能娶一个什么背景都没有的女人,那样只会害了他!”

    “就是,将来的白家家主夫人可是要迎来送往,替他处理那些家族里的杂事的,那个贫民女懂什么?她有艺术品味吗?会鉴赏吗?知道怎么举办一场上流社会的宴会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们白家可是z市第一家族,光是每年要出席的慈善拍卖会,就有几十场,别的不说,这样的场合,只怕普通人就应付不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奢华的客厅里,就像是正在开着一场讨论会。

    大家你一言我一语,讨论着讨论着,情绪都越来越激动。

    白总跟白夫人坐在沙发的中间,白夫人正不耐烦的喝着茶,听着那些老家伙将之前就说过的话,又在自己的丈夫面前说一遍。

    她耳朵都要长茧了。

    这么一大群人,说来说去,不就是那四个字:“门当户对”。

    食古不化的老家伙,好像她儿子娶了茉茉,就娶了一个丧门星一样。

    她就觉得茉茉很机灵,上一次白家的宴会,不也力压群芳,表现的非常亮眼吗?

    谁天生就会那些规矩,还不是慢慢学的。

    她这个婆婆又没死,等茉茉嫁到他们白家,她好好教她,肯定能学会。

    再说了,就算茉茉不喜欢,不想学也没关系。

    她只关心她儿子开不开心,才不管这群眼里只有利益联姻的老家伙想什么。

    难道她那个不近女色的儿子有喜欢的人,万一错过了这一村,下一村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。

    她想抱孙子,都想疯了。

    “白庭东,我先警告你,不许听他们的,你没见过茉茉,我见过,长得可水灵了,就连那些名门千金都比不过,我看她就算跟那个严家大小姐比,也是不差的。”

    白夫人伸手掐了自己的丈夫一把,压低了声音威胁道。

    他们夫妻俩,都已经听这群人念经一个早上了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要散了,一听见白臣亚要回来了,又都不肯走了,死活赖在白家别墅,等着白臣亚回来给他们一个交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