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就她的酒量,一口醉,关键醉了,还总喜欢干些匪夷所思的事情。

    白臣亚居然说她,强行、强睡了他……

    她打死都不会承认的!

    反正她喝醉了,什么都不记得了,当然是他说什么就是什么。

    没准就是他故意占她的便宜,还强行推到她的头上。

    对,就是这样!

    “那个、不管我昨天做了,总之我喝醉了,不记得了,你也要赶快忘记,别指望我负责。”严舒茉捧住他的脸,认真的交待。

    白臣亚眸光一眯,旋即淡淡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昨天的忘了,那我的第一次呢?那次,你可没有喝酒。”

    严舒茉:“……”!!

    什么第一次?

    那一次明明是他主动,而且她也是第一次,她都没觉得自己吃亏,要找他负责呢!

    “第、第一次?”严舒茉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,嚯的抬起头。

    匪夷所思的目光,从白臣亚的身上扫过,像是不相信,他居然这么纯情。

    “咚!”白臣亚抬头就敲向了她的额头。

    “痛!”严舒茉一下就跳脚了。

    刚蹦起来,就被白臣亚抱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“不然呢?你就打算对我耍流氓,不给我一个名分?嗯!”最后一个音,白臣亚挑高了。

    语气里,隐隐透着威胁。

    遇上她之前,他没想过自己能跟一个人过一辈子,能让他想起来的女人,只有梦境里出现的那个小女孩。

    可是他却连那个小女孩的脸都没有见过。

    遇上她之后,他就再没有梦见那个女孩,他的梦里,只有她。

    他不喜欢别人靠近他,不喜欢别人碰他的东西……

    可爱上她之后,他变得眷恋一个人的体温,只有抱着她的时候,他才觉得自己胸口缺的那一块,被补上了。

    他想要尽早将她定下来,冠上他的姓。

    让她成为白太太。

    可偏偏,他暗示也暗示了,担心她的小脑袋瓜转不过来,干脆连明示都明示了。

    可她就是不肯带他回家。

    现在他们什么都发生了,他原本以为,她应该会急着想要他负责了,可结果倒好,她更加不愿意带他回家了。

    他只能巴巴的跟在她屁股后面求负责……

    白臣亚活了这么多年,第一次想要撬开一个人的脑子,看看她到底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“嗡嗡——”他的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白臣亚刚准备挂掉,瞥见来电显示,眉心一拧,蓦地松开抱着她的手,着急将电话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爸,你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回国了,只是家里出了一些小状况,还没有跟你妈妈去s市。”白庭东严肃的声音,从电话那头传来。

    “家里出了什么事?”白臣亚子瞳微微一敛。

    听见他家里出事了,刚准备偷溜的严舒茉脚步一顿,扭头看向他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就是我回国的路上,不小心撞到了人,现在在白家养身体,情况不太乐观,可能要观察几天。”

    白庭东顿了顿,才继续道。

    “另外就是你的婚事,你的叔伯们都不同意,一听说我跟你妈妈准备去提亲,都来家里坐着不走了,这件事,你得亲自回来处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