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严舒茉不等尚凌司说完,就径直打断了她的话。

    嘟着嘴,在心里腹诽。

    妈妈真是太厉害了,居然连美丽叔叔会是什么反应都猜到了,不去做神算子,真是可惜。

    回过神,她连忙将保温餐盒打开,盛了一碗汤,递到尚凌司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美丽叔叔,就算没有胃口,也可以喝一碗汤,这真的是我妈妈亲手熬的。”严舒茉加重了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在严家庄园,夏长悦是被严承池下了禁令,不许进厨房的。

    就是怕她私自下厨,伤了自己的手。

    她要是想吃什么,厨师做不满意,严承池就会亲自下厨做。

    夏长悦要是想要进厨房,也只能是严承池在的时候,在他身边给他打下手,顺便被吃豆腐……

    次数多了,夏长悦就学聪明了,不肯进厨房。

    现在能喝到她亲手熬的汤,简直跟奇迹一样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尚凌司看了她一眼,从她手上接过汤,没有多想,吹了吹,就径直了一口,将一碗汤都喝完了。

    他只想要尽快得到跟余心星有关的消息。

    可等尚凌司尝出汤的味道,脸色就蓦地一变。

    将空碗放了下来,伸手攥住严舒茉的手腕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说,这汤是谁熬的?”尚凌司咬牙切齿,一字一顿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妈妈……”严舒茉被他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尚凌司手一松,嚯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抓起一旁的西装的外套,径直的朝着休息室外走。

    一眨眼的功夫,人就消失在门口。

    呼

    严舒茉跌坐在沙发前,伸手擦了擦额际的汗水。

    她第一送汤,有一种要把小命送掉的错觉……

    那汤里,到底放了什么?

    严舒茉好奇的抱过保温盒,忍不住自己尝了一口。

    很清甜,很好喝的汤。

    没有什么不对劲……

    为什么美丽叔叔的反应,会这么奇怪?

    “茉茉。”休息室的门,重新被人推开。

    白臣亚刚走进来,就看见蹲在茶几旁,正在喝汤的严舒茉,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她不是来送汤的吗?

    怎么自己喝上了……

    “你怎么进来了?万一美丽叔叔一会儿回来!”严舒茉一看见白臣亚,丢下勺子,就连忙站起身,拽着他准备跑路。

    “你的美丽叔叔,已经开车离开机场了。”白臣亚拽住了她的手臂,将人拉到自己怀里,幽幽的启唇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以为,尚凌司如果找不到余心星,是不可能愿意离开的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,严舒茉只是进来送了一壶汤,尚凌司就走了。

    还走的那么急切,白臣亚担心她有什么事情,就连忙进来看看。

    “走了?真的走了?”

    严舒茉茫然的眨巴着大眼睛,像是老僧入定了一样。

    半响,才嘟哝。

    “果然还是妈妈厉害,一壶汤,就让美丽叔叔乖乖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严舒茉想到什么,将汤壶收起来,拎着就准备回去。

    美丽叔叔一定是去找她妈妈去了,她也要回去看看,到底是怎么回事……

    “茉茉,你要去哪里?”白臣亚见她火急火燎的样子,蓦地伸手将人扯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