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管家走进客厅,恭敬的提醒。

    闻言,白总跟白夫人对视了一眼,白总就将白夫人抱上轮椅,推着她,朝着客房走过去。

    刚走到门口,就看见刚刚清醒的人,正在着急的想要从床上爬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先躺着别动!医生说你动了胎气。”白夫人来不及上前阻止,着急的出声提醒。

    闻言,余心星身体僵了僵,扭头看向正在朝着她走来的两个人。

    认出那个中年男人就是她当时在机场求救的人,立时又扭头打量了一圈自己身处的地方,眼神里,有着彷徨和不安。

    “是我丈夫把你救了,你现在在市,在白家,你放心,我们都不是坏人。”白夫人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,笑着开口。

    话落,余心星微微怔了怔,旋即想到她刚才说的话,紧张的伸手去摸自己的肚子。

    “你的孩子没事,还好白家的专机上带了医生,才能及时的替你治疗,只不过你对自己的身体情况了解吗?都怀孕了,你的家人怎么还放心让你一个人出门?”

    白夫人让白总将她的轮椅推到床边,伸手握住了余心星的手。

    发现她指尖冰冷,微微拧起眉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有什么故事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余心星看着平易近人的白夫人,再看了一眼一直没有说话,只是贴心的站在白夫人身后的白总,眸光微微闪了闪。

    咬着唇,似乎在犹豫。

    半响,才缓缓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是发自内心的感谢。

    她当时只是走投无路,才会做出这么疯狂的事情,去向一个陌生人求救。

    没想到对方没有将她当成疯子,还带回了自己家,给她安排医生。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?需要我们帮你联系你的家人吗?”白夫人见她一直不说话,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余心星,我没有家人。”余心星想了想,艰难的启唇。

    她虽然对白家不清楚,可是看眼前的两个人衣着华贵,又气质不凡,想必不是什么普通人。

    不是普通人,就有可能认识尚凌司。

    她记得尚凌司跟她说过,在国内,各个大家族之间,虽然不一定都有合作,可是或多或少,都有联系和需要打交道的地方。

    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,她逃到了市……

    余心星抓着被子的手紧了紧。

    “你没有家人?那孩子的爸爸呢?”白夫人吓了一跳,有些错愕的看向她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余心星只是咬着唇,什么都不愿意再说。

    她的孩子,从怀上的那一刻,就注定了没有爸爸。

    它的爸爸不要它……

    “你不想说,我不为难你,不过既然你没有家人,又在一个陌生的城市,这么离开,我也不放心,不如就先住下来吧。”

    白夫人淡淡的开口。

    闻言,余心星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白先生能对我施以援手,我已经很感激了,我不能再麻烦你们,等我能下床了,我就离开。”

    余心星稍微动一下身体,小腹的坠胀感,又让她僵住了,不敢再移动。

    她现在就算是想走,也不能走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