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严舒茉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,连忙把目光从他的胸膛上移开了。

    可是脑海里,却莫名的响起当初杨舒尘跟她说的那句话……

    喜欢一个人,就是想要亲亲,想要抱抱……

    严舒茉一想到这里,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,觉得口干舌燥,眼睛更加不知道要往哪里放了。

    小脑袋转来转去的,根本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她怎么想要扑到白臣亚呢?

    她可是女孩子,这是不对的,要矜持,要矜持……

    “茉茉……”白臣亚垂眸盯着眼前这颗一直在转悠的小脑袋,无奈的勾起唇。

    她像只正在拱白菜的小猪一样,他怎么给她吹头发?

    她飞扬的柔软发丝,划过他的脸庞,白臣亚的就像是被羽毛抚过了心脏,整个人都变得心猿意马起来。

    这里是他的卧室,除了她,没有任何女孩子进来过。

    连白臣亚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她,喜欢到任由他进入自己的私人领域。

    他有洁癖,不习惯跟人太亲近,也从来不吃别人夹的东西……

    可这些规矩在她面前,却像是从来都不存在。

    他们的每一次靠近,都是水到渠成。

    她就像是他的救赎,从一开始,就牢牢的抓着他的眼球,一点点的进入他的生命。

    白臣亚的拿着吹风机的手,一寸寸的收紧。

    盯着她的目光,变得愈发深谙。

    “那个方法,你用也可以……”杨舒尘的提醒,一瞬间在脑海里浮现。

    就像是压倒防线的最后一根稻草……

    “茉茉……”白臣亚喊着她的名字,声音格外的磁性和缱绻。

    他修长的手指,握住了她的下巴,让她抬起头。

    严舒茉一对上深邃如墨的黑眸,脑子里,就只剩下一片空白,整个人的灵魂都像是被他给吸纳了进去。

    呆呆的看着,白臣亚朝着她压下来的薄唇。

    “唔!”等严舒茉回过神来,身子已经被压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吹风机也丢到了一旁……

    她整个人都被白臣亚抱在怀里,想要说话,他却连喘息的机会都不给她,就开始攻城略地。

    “白臣亚……”

    严舒茉没有想到,自己刚才还在想着扑到他,就被他扑倒了,根本不知道自己该是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“茉茉,我们会一直在一起。”白臣亚看着她茫然的大眼睛,低头细细的吻着她的眉眼,郑重的承诺。

    简单的一句话,就像是跟上帝庄严的宣告。

    房间里,温度节节攀升。

    白臣亚看着怀里不经人事的人儿,额头上,全是隐忍的冷汗。

    “茉茉,说你爱我。”白臣亚看着绯红的脸,迷茫的双眸,薄唇微启,声音里透着蛊惑。

    缓缓的沉身,一寸寸的将她据为已有。

    “好痛……”

    -

    大雨过后的清晨,空气都变得格外的清新。

    阳光从窗外照耀进来,没有拉紧的窗帘,光点斑驳,不断的在房间里移动。

    很快,就移动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被窝的人儿,被刺目的阳光照的伸了个懒腰,刚一动,就疼的倒吸了一口凉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