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严舒茉手忙脚乱的想要挡住自己的胸口。

    下一秒,一件男士的西装外套,已经披到了她身上。

    她红着脸,错愕的看向白臣亚,只见白臣亚的脸色比她的更红,就连耳根子都红了。

    被看光的人是她,他害什么羞?

    严舒茉抓紧了身上的西装外套,想到他刚才的话,不自觉的往车门边上挪了挪,在两个人中间,留出了宽宽的距离。

    就怕白臣亚会控制不住自己,狼性大发。

    可他一路上都没有说话,像是看不见她的举动一样,只是冷静的开车。

    车里的暖气开得很足,严舒茉身上虽然披着湿透的外套,可是并不觉得冷,可车子在公寓楼下停住的时候,她还是忍不住哆嗦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着凉了?我带你回去换衣服。”白臣亚将车子停在楼下,径直的下车,将严舒茉抱起来,就进了电梯。

    “白臣亚,你放我下来,我可以自己走。”严舒茉靠在他怀里,嘟了嘟嘴,小声的嘟哝。

    他抱着她,两个人挨在一起,原本就湿透的衣服,什么都挡不住,她能明显的感觉到他的体温,甚至还能听见他的心跳声……

    严舒茉莫名的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可白臣亚却没有给她拒绝的权利,满脑子都是她身体不好,不能感冒。

    径直的将人抱回了自己的公寓。

    将她放到充满热水的浴缸里,才退出浴室。

    进了厨房,切了生姜,熬了浓浓的姜汤,准备让她一会儿泡完澡了喝……

    等他回过神,意识到自己身上的衣服也是湿的,准备回房间换一件的时候,突然想起他的公寓里,并没有适合女孩子穿的衣服,全都他的衣服。

    一会儿,她要穿什么出来?

    “咔擦——”

    白臣亚的念头刚划过脑海,就听见浴室的门,一下被人拉开了。

    严舒茉身上,裹着他的浴袍,宽大的浴袍,穿在她身上,就像是小孩偷穿大人的衣服,都拖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她囧着小脸,委屈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像是在埋怨他怎么没有给自己拿衣服……

    “我忘了。”白臣亚很干脆的启唇,走上前,一个打横,将她抱了起来,转身就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用毛巾给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。

    房间里很安静,只有两个人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严舒茉乖乖的坐在床上,任由他替自己擦完头发,又拿起吹风机给她吹干。

    暖风吹在耳畔,有些痒,她下意识的想要躲,白臣亚却固定住她的小脑袋。

    “不要乱动。”白臣亚薄唇微启,垂眸睨了一眼她白皙的小脸。

    正好严舒茉也抬起头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,两个人的眼里,仿佛一下碰撞出什么火花。

    空气中,都泛起丝丝的甜意……

    严舒茉紧张的低下头,不敢看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可是不看他的眼睛,她的目光就落到了他的胸膛上。

    他还没有换衣服,湿了的衬衫,紧贴在身上,就像是一层透明的布料,将他原本就格外健硕的腹肌,勾勒的非常完美。

    让人忍不住想要伸手碰一碰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