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s市里,前几天的找人风波,渐渐的平息了下来。

    街道上,再不见人拿着照片,各地的寻找……

    一切,像是时过境迁,什么都没有发生过。

    “白臣亚,你那个朋友,真的能帮我们找到人吗?”严舒茉跟在白臣亚的屁股后面,进了茶馆。

    一路上,还在不确定的问。

    尚凌司的脸色一天比一天难看,她都开始担心,要是再找不到余心星,她就得先替尚凌司收尸了。

    “他说有消息了,让我们过来一趟,你要是不见他,一会儿就在外面的茶座等我。”白臣亚十指紧扣,将她带到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那个意思,我只是担心找不到人……”严舒茉咬了咬唇。

    这几天,不止是尚凌司在找人,三儿也在拼命的找人。

    这件事,说什么也是由三儿引起的。

    尚凌司虽然只是揍了三儿一拳,没有跟严承池说什么,可是那天过后,三儿就变得很沉默了,只是每天早出晚归的帮忙找余心星。

    他什么都没有说,可是严舒茉知道,他一定是在内疚自己当初没有信任尚凌司。

    还瞒着尚凌司,就将人放走了……

    “我说白少爷,我都等你一个小时了,你要是再不来,我都要睡着了……”安斯·西里尔的话音,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看见白臣亚身边的严舒茉,眼睛一下就亮了。

    二话不说的挤到两个人的中间,伸手拨了拨自己的头发。

    搬出一副正经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好,我是安斯·西里尔,请问这位小姐贵姓?”

    严舒茉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刚准备说话,人已经被白臣亚拉到身后,保护了起来。

    连带着,安斯·西里尔那只想要跟她握手的手,也被白臣亚握住了。

    下一秒,就听见了安斯·西里尔杀猪一般的嘶吼。

    “我的手……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再敢我女朋友的主意,不止你的手,你的眼珠子我也预定了。”白臣亚收回手,搂着严舒茉的肩膀,将她牢牢的护在怀里,才提步进了包厢。

    “她就是严家大小姐?”安斯·西里尔跟着走进来,又上下打量了一眼眼前的严舒茉。

    啧啧称奇。

    “这哪里是丑到不敢见人,分明就是太漂亮了,严家那几个霸道的男人,怕自己的小心肝被抢了吧?”

    安斯·西里尔流连花丛这么多年,都没有见过一个比严舒茉还精致的女孩,重要的是她身上那股干净的气息,一看就是被保护在城堡里的小公主。

    只可惜,他还没有机会下手,人就被白臣亚给拐跑了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能查到余小姐的下落吗?”严舒茉一坐下来,顾不上理会安斯·西里尔的玩笑话,开门见山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下落我不知道,不过我将她身边的人都查了一遍,发现这几个人有点可疑。”安斯·西里尔一提起正事,立时变得严肃。

    将一份文件,放在桌面上。

    “余心星之前是在报社工作,可直到她离开尚家前的一段时间,她就没有再去公司了,如果真的像你们说的,她被禁足了,那就肯定有人在暗中帮她找住的地方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