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白臣亚,你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,都不要瞒着我好不好?”严舒茉紧紧的抱着他,不安的开口。

    她现在虽然不知道,十多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,让尚凌司选择了放弃自己的孩子。

    可是不管什么事,两个人都应该一起承担。

    要是尚凌司愿意解释,余心星就不会,也不会觉得他不想要他们的孩子,让三儿帮她离开……

    “好,答应你。”白臣亚想也不想的启唇,松开了安全带,将她抱进怀里。

    大手宠溺的揉着她的头发。

    “我会帮你的美丽叔叔找到人,你放心,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s市虽然不是白家的地盘,可他在这里还有一些人脉,加上安斯·西里尔可是情报收集的好手,有他帮忙,可以事半功倍。

    只不过余心星现在可能已经知道严尚两家的人都在找她,不会轻易动离开s市的念头。

    要是她蜗居起来,没有了动作,他们反而不容易找人了。

    “真的不会有事吗?”严舒茉没有安全感的问。

    抱着他不撒手,小脑袋在他怀里拱呀拱,像只小猪一样。

    白臣亚被她拱的心猿意马,忍不住将人抱稳了,不让她乱动。

    她再这样动下去,他恐怕没有心情开车了。

    “时间不早了,我先送你回家。”白臣亚将她放回副驾驶座,系好安全带,才发动车子,朝着严家庄园的方向开。

    -

    一连好几天。

    整个s市都被翻了过来,可就是没有半点余心星的消息。

    这一次,就连相似的人影,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余心星就像是人间蒸发一样,信讯全无……

    尚凌司短短几天的时间,人就瘦了一圈,走进严家庄园的时候,把严家的管家都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尚、尚先生,你没事吧?”管家回过神,连忙往里走,去通知严承池和夏长悦。

    “你是怎么回事?人还没找到,你就打算先把自己折腾死吗?”夏长悦一下楼,看见形如枯槁的尚凌司,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尚凌司看了她一眼,没有说话,而是径直的朝着严承池启唇。

    “我要你的人帮我到s市附近找,我怀疑她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大早过来扰人清梦,就是为了这个?”严承池搂着夏长悦,没有理会心急的尚凌司,提步就朝着餐厅走过去。

    吩咐管家准备早餐。

    尚凌司刚准备说什么,他已经冷冷的抬眸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为了个女人把自己折腾成这样,不知道为什么,心情特别好,我心情好,就忍不住想要提醒你,你真觉得凭余心星的能力,她能避开严尚两家的眼线,悄无声息的离开s市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尚凌司子瞳紧了紧,身侧的手,无声的握紧。

    “不管她能不能,我都要让严家的人手离开s市,否则她不敢出现。”

    尚凌司不是不知道,他们找人找的那么声势浩大,现在s市里,但凡出现余心星的影子,他们都会第一时间收到消息。

    可他等了这么多天,却一点消息没有。

    只有一个可能,她一直躲在家里没有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