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尚凌司胸口一紧,重新从榻榻米上爬了起来,走到酒柜前,再从里面拿出了一瓶酒。

    余心星走了。

    她带着他们的孩子走了,是不是因为她想起来了?

    想起他曾经,不顾她苦苦哀求,非要她拿掉的那个孩子……

    她说过,她恨他。

    如果她想起来,一定会带着孩子,离他远远的,再也不让他找到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尚凌司将酒瓶重重的放在玻璃茶几上,发出刺耳的声音。

    整个人像疯了一样,挥拳就砸向阳台的护栏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每一拳,都用足了力气。

    手背,很快就磨破了皮,沁出了血迹,顺着他的指缝流淌。

    他像是感觉不到痛。

    “美丽叔叔……”严舒茉刚走到门口,就听见房间里的动静,心急的推门进来,看见眼前的场景,整个人都吓到了。

    呆滞的站在门口,连上去阻止尚凌司都忘了。

    偌大的房间里,所有东西都很整齐,就像是余心星离开时一样,唯独阳台上,布满了空酒瓶……

    尚凌司正发疯一样的朝着护栏挥拳。

    他的手上,已经鲜血淋漓,像是在用身体的痛,来转移心里的痛楚。

    严舒茉一下就红了眼睛,跑上前,一下就抓住了尚凌司的手。

    “美丽叔叔,不要再打了,再打你的手就要废了!”严舒茉一开口,眼泪就不受控制的往下掉。

    就在她以为尚凌司一定会推开她的时候,他却突然伸手将她抱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“茉茉,你也觉得我是个冷血无情的人是吗?我连自己的亲生孩子,都能下得了手……”

    尚凌司紧紧的将她娇小的身子按在怀里,垂眸盯着她背后虚无缥缈的空气,像是在问她,又像是在问自己。

    “不是的不是的!美丽叔叔不是这样的人,我知道你不是!”严舒茉拼命的摇头,双手紧紧的攥着他的衣襟。

    哽咽着问。

    “美丽叔叔,当年的事情,你是不是有什么不得已的理由?你为什么不告诉余小姐,你如果跟她说了,她就不会误会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更加不会以为尚凌司是因为不爱她,所以不愿意跟她生孩子。

    才会一知道自己的怀孕了,就不顾一切的求三儿帮忙,送她离开尚家别墅。

    “不是什么事情都能说清楚,说清楚了又怎么样?那个孩子同样不能留。”尚凌司松开手,后退了一步,垂眸盯着茉茉巴掌大的小脸。

    看着干净清澈的目光,染了血的手指,微微的抬起来,划过她的眉眼。

    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“要是它出生了,现在也已经懂事了,如果是个女儿,一定会跟你一样,是个小人精,喜欢跟我撒娇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舒茉看着完全失控的尚凌司,放弃了跟他对话,而是跑出去找管家拿医药箱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抱着医药箱回到房间,就见尚凌司喝醉的身体,已经倒在榻榻米上,一动不动……

    “美丽叔叔!”严舒茉抱着医药箱,就朝着他跑过去。

    管家也闻声赶来。

    急急忙忙又去叫医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