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余心星不知道身后真的有人在跟着她,只是不能的想要尽快逃离,所以一进入巷子,就朝着最近的出口走。

    一直走到没有人的路口,才飞快的上了一辆公交车。

    回了自己藏身的公寓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她一进了房门,就用力的关上,随即,落下锁,才靠在门板上喘息。

    她刚才在公交车上,重新经过市场的时候,好像看见市场的出口,突然多了很多人,好像在找什么……

    余心星将年糕放下来,走进房间,将自己已经关机的手机拿起来,咬了咬唇,才重新将电话卡插了进去。

    开机。

    没有看短信和电话,而是径直的登录了自己的工作邮箱。

    这个邮箱,是尚凌司也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看见有新邮件,余心星连忙点开。

    是她摆脱帮她留意尚家别墅的同事给她发的……

    尚凌司开始找她了……

    余心星的手一松,手机就从掌心滑落,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她刚准备捡起来,一直安静的手机,突然就响了起来!

    是尚凌司的电话!

    余心星原本就紧张的神经,像是一瞬间被人扯断了,想也不想的将手机拿在手里,没有关机,就直接将手机卡给拔了!

    将关机的手机,丢到了桌子上,整个人像个受惊的孩子,一下跑回床上,用被子将自己牢牢的裹起来。

    紧张的呼吸着,脸色只剩下一片惨白,双手紧紧的护住自己的肚子。

    尚凌司,怎么会突然开始找她?

    他不是已经答应她,等她身体痊愈,就放她走了吗?

    她手腕上的伤口,早就结痂了,距离痊愈,根本不远了。

    只是提前了几天,值得他兴师动众的将她找回去吗?

    还是他发现了什么?

    他是不是知道她怀孕了?

    他不想要这个孩子……就算是她已经决定离开,他也不允许她留下孩子吗……

    余心星一想到这个可能,浑身如同坠入冰窖,冷得不自觉哆嗦。

    脸色瞬间变得雪白……

    强迫自己躺回床上,却怎么也睡不着,只能重新起身,给自己倒了一杯温水。

    双手抱着水杯,手却一直在发抖。

    只觉得小腹隐隐作痛,额际上,不断的泛起冷汗……

    难受的蜷缩在椅子上……

    -

    “人呢?”尚凌司一下车,就走上前,沉下声问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尚先生,那个女人好像察觉到有人在跟踪她,将我们甩了……”保镖诚惶诚恐的解释。

    尚凌司交代过,发现余心星,不许追赶她,也不能吓到她。

    她现在怀着身孕,一丁点的惊吓,都不能受。

    发现她的下落,只需要不动声色的跟着她,确定她没事,等着他亲自过来找她。

    “尚先生,对方戴着帽子还戴着口罩,我们无法看清她的脸,只是从身形看,跟余小姐很相似,所以,所以不敢贸然上前,谁知道,她的警惕性很高,一眨眼的功夫,就从巷子里脱身了,我们调集人手在周围找了很久,都没有找到人。”

    保镖走上前,将拍到的照片,递到尚凌司的面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