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如果这一次,能顺利找到余心星,立下一功,将来去严家提亲的时候,就能容易一些……

    白臣亚不管出于关心还是出于私心,都必须尽全力帮尚凌司将人给找出来。

    白臣亚牵着严舒茉,就提步离开了公寓。

    -

    “尚先生,现在最后的线索都断了,我们要去哪里找余小姐?”保镖走到尚凌司身边,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
    尚凌司坐在车里,一直转动着小指上的尾戒,魅惑的脸庞上,是化不开的冷凝。

    目光落到被他丢在一旁,已经揉成一团的信件。

    她连杨舒尘安排的住处,都逃离了,不就是想要斩断最后一丝消息,彻底的避开他……

    想要将人找出来,谈何容易?

    “嗡嗡——”手机突然响了。

    是严承池的电话。

    尚凌司子瞳一紧,想也不想就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的人在余家附近的市场里,看见了一个很像你女人的人……”严承池低沉的声音,一字一句,清晰的从电话的那头传来。

    心已经沉到谷底的尚凌司,一瞬间绷紧了神经。

    抓着手机的手,僵硬的差点连手机都拿不住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足足愣了几秒,才猛地回过神。

    “开车!去余家!”

    -

    市场里。

    余心星穿着一件普通的t恤,搭配着牛仔裤,头上还带着一顶鸭舌帽,带着口罩,几乎遮挡住了整张脸。

    她微微低着头,小心翼翼的护着肚子,在人群里走。

    避开了人多的地方,就朝着一处卖酸年糕的地方走过去。

    沿途都在小心的打量着四周,担心会有人注意到自己……

    “给我两份酸年糕,谢谢。”余心星走到小店前,说完话,就飞快的从钱包里掏出足够的钱,放到收银台上,等着店家打包好,就拎着袋子往外走。

    这里离余家很近,平时她父母也会来这里买菜。

    她小时候,最喜欢的就是这家店的酸年糕。

    每次跟着爸爸妈妈来买菜,都缠着要吃……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因为怀孕了,还是别的原因,她这两天非常的想念这个味道,加上她现在不能回家。

    想念起父母,就越发想念这个小时候的味道,才会冒险出来一趟。

    东西一买到,余心星的脚步明显加快了许多,出了市场,就准备到路边拦车。

    可没等她走到路边,就发现她身后似乎有人在看她……

    她警惕的回头看了一眼,却什么人都没有看见。

    心底泛起一丝异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是她太紧张了,所以产生错觉了吗?

    她昨天回余家之前,还特意让人去尚家打听过,尚凌司根本没有找她,今天怎么就觉得整个城市都变得压抑。

    那种说不出的不安感,就像是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。

    余心星咬了咬唇,将刚买的年糕抱进怀里,放弃了到路边拦车的准备,转身就朝着余家附近的巷子跑过去。

    那里是她从小长大的地方,她很清楚有几个可以离开的出口。

    “我们好像被发现了,快,通知尚先生!”两个黑衣人从暗处走出来,瞥见她离开的方向,连忙着急的打电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