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严舒茉咬了咬唇,看着剑拔弩张的两个人,大胆的开口。

    她一直觉得,尚凌司虽然冷酷,却不是冷血无情的人。

    他不会真的残忍到连自己的亲生宝宝都不要……

    “我现在没有时间跟你们多说,告诉我,余心星在哪里?你到底将人藏到哪里去了?”尚凌司将杨舒尘拉到面前,妖冶的子瞳,闪烁着幽光。

    什么事情,都不如找到她重要。

    她已经在网上订票,准备偷偷的带着孩子离开。

    一旦让她察觉到尚家的人在找她,只怕会躲得更严实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……”杨舒尘话刚出口,尚凌司揪着他衣领的手,就无声的收紧。

    “他真的不知道,他给余心星安排的住处就在这里,只不过她没有留下来,只留了一封信,就消失了。”

    一直沉默,置身事外的白臣亚走上前,将自己手上的信,递给尚凌司。

    尚凌司眸光一闪,迅速的接过信,扫了一眼,手蓦地握成拳。

    一拳朝着杨舒尘挥了出去!

    “砰”杨舒尘完全放弃抵抗的状态,直接就被一拳揍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伸手擦了一下嘴角的血迹。

    抬头看向尚凌司。

    “尚叔叔,这是我从小到大,你第一次打我。”

    比起身体上的痛,他的心里,更痛。

    “三儿,你流血了……”严舒茉一见杨舒尘挨揍,想也不想的就挡到他面前,害怕尚凌司再动手。

    手忙脚乱的想要给他擦嘴角的血迹。

    杨舒尘却将她拉到自己身后,固执的看向尚凌司,像是在等一个回答。

    “我也以为,你是我从小看到大的,起码该知道,我是什么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尚凌司转过身,走到门口的时候,脚步顿了顿,头也不回的落下一句,才消失在门边。

    “……是我误会了吗?”杨舒尘愣在原地,半响,都没有反应过来,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“或许,茉茉随口说的话,真的应验了,当年的事情,是你看错了。”白臣亚走上前,将杨舒尘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严舒茉性格单纯,有点小聪明,可是从来不会自作聪明。

    她的世界很简单,很干净,所以她能用最简单的方式去看一个人,往往就能看得最真。

    就像她说的,尚凌司对待不是自己亲生孩子的他们姐弟两个,尚且能视如己出,更何况是对自己的孩子。

    倘若只是因为还放不下夏长悦,他大可以不让余心星怀孕。

    以他的能力和地位,想要避孕,能有很多办法,否则不会跟余心星在一起这么多年,算上这一次,只有过两个孩子。

    当初那个被拿掉的孩子,肯定有不得已的苦衷……

    “现在不是追究这些的时候,你想要帮他们解开心结没有做错,只是现在事情已经脱离了控制,我们必须先想办法,将人给找到,否则要是出了什么意外,就真的没有转圜的余地了。”

    白臣亚如墨的黑眸里,泛起一道涟漪。

    这是他第一次,正面跟尚凌司打交道。

    虽然尚凌司急着找人,没有注意到他,可他却能感觉得出来,尚凌司不是个好对付的角色。

    他还是茉茉的干爹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