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门口有一封信!”严舒茉走在最后,低头瞥见地上有一个信封,就捡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样子,余心星根本没有进来,而是直接从门缝里塞了一封信……

    “三儿,好像是给你的。”严舒茉扫了一眼信封上的名字,将信递给了杨舒尘。

    杨舒尘接过来,粗鲁的拆开,就从里面将信纸给抽了出来,迅速的浏览。

    余心星没有多说什么,只简单的解释了她不住在这里的原因。

    杨舒尘能帮她离开,她已经很感激了。

    再留在他知道的地方,只会让他陷入两难。

    信上最后还说了,她这些年一直工作,有不少的积蓄,就算休息一年,这些钱也足够她跟宝宝好好生活,让杨舒尘不用担心……

    “她简直是疯了!她以为光凭她一个人,就能避开严尚两家的势力,离开市吗?”杨舒尘气得差点将信纸揉成一团。

    在市,要是严承池跟尚凌司联手想要找一个人,不用等她走到车站,就会被人发现。

    她唯一能做的,就是好好的躲在一个地方,深居简出。

    等时间长了,尚凌司找不到人,怀疑她已经离开市,将人手派到外面找,她再伺机离开,这才是最明智的行为。

    “她应该只是担心,万一尚凌司发现是你帮她逃走,会逼你说出她的下落,与其到时候让你为难,不如现在就离开,让你从这件事里脱身。”

    白臣亚接过杨舒尘手里的信,扫了一眼,轻轻的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他虽然没有见过这个女人,却能感觉得到,她应该是个很温柔的人。

    “尚先生,就是这里,杨少他们应该还在里面……”一道恭敬的声音,响在门外。

    杨舒尘神经一凛,刚准备关门,门已经被尚凌司给踹开了。

    连带着站在门边的杨舒尘,都被反弹力震的后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一个电光火石间,尚凌司高大的身躯,已经逼近他,伸手将掐住他的脖子,将他往墙上按。

    杨舒尘刚准备还手,看清眼前的人是尚凌司,抬起的手,又放下了。

    “尚叔叔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还当我是你叔叔?!”尚凌司五指收紧,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要换作其他人,他真是想直接掐死他!

    “美丽叔叔,三儿他知道错了,你手下留情!”严舒茉从尚凌司出现的震惊里回过神,猛地跑上前,紧张的抓住他的手臂。

    着急的替严舒尘求情。

    “茉茉,我这么疼你,你也帮着他骗我?”尚凌司失望的看着眼前的姐弟两人,子瞳紧了紧。

    “不是的,我没有……美丽叔叔,你听我解释,三儿他不是故意的,他只是想要保护弟弟妹妹,他说如果你知道余小姐怀孕了,一定会逼她将孩子拿掉的……”

    严舒茉对上尚凌司森冷的眸,一下就慌了神,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“茉茉!”杨舒尘眉心一拧。

    这些话,他没打算让尚凌司知道。

    “三儿,你也说了,你相信当年的事情,美丽叔叔是有苦衷的,那有什么话,不能当面说开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