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白臣亚替严舒茉拉开车门,牵着她的手,才跟上杨舒尘的脚步。

    “喂,你们两个能不能不要在我面前秀恩爱?我不止是只单身狗,还是个姐控,看见人家占我姐便宜,我会容易失控的。”

    杨舒尘一回头,立时惊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怒瞪着两个人牵在一起的手。

    “你如果希望我现在去告诉你最爱的尚叔叔,是你从他那里将余心星偷走了,就尽管的失控吧。”

    白臣亚扣紧了严舒茉准备缩回去的手,嘴角微勾,盯着杨舒尘。

    杨舒尘刚准备跳脚,听见他的威胁,又蔫了。

    默默的记在心里,才转身进了电梯。

    “叮!”电梯到了。

    杨舒尘率先从里面走出来,将他们领到了一间普通的公寓前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里了,我费了很多功夫才想到能将她安排在这里,普通的住宅区,进出都很安静,最重要的是,这里偏僻一点,而且名义上跟我没有什么关系,就算尚叔叔怀疑我,也怀疑不到这里,她能安心的留在这里,直到孩子生下来。”

    杨舒尘双手插兜,挺直的身板,斜靠到了前面上。

    “我只能带你们到这里,不能让你们进去,否则要是让她以为自己的位置暴露了,恐怕不会安心的留在这里养胎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白臣亚没有说话,只是径直的走上前,靠近门边。

    “你想干什么?我说了,你不方便进去……”杨舒尘一看见白臣亚的举动,立时紧张的准备上前阻止。

    没等他碰到白臣亚,就听见他幽幽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里面没人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杨舒尘一愣,旋即错愕的抬头看白臣亚,有些反应不过来他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房子里没人,很可能只是余心星出去了。

    她一个人住,没有人照顾,什么东西都需要自己采购。

    杨舒尘当初选择这里的原因,就是因为楼下有一家超市,余心星根本不用离开这个小区,就能生活需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是,她根本不住在这里。”白臣亚看出他眼底的疑问,淡淡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你胡说什么?她一个孕妇,不住在这里,难不成去流浪?”杨舒尘话落,扭头看了一眼房门的方向。

    下一秒,整个人身体僵住了。

    等他回过神,猛地一步上前,低头看着眼前的门把。

    只见门把上,落了一层浅浅的灰……

    应该是有段时间没有人来过了。

    可他那天,分明将余心星送到门口才走的。

    难不成他走了之后,她根本没有进去?!

    杨舒尘抬手就用力按响了门铃,门铃响了一遍又一遍,都没有人来看门。

    “备用钥匙呢?你难道没有给自己留一份?”白臣亚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有。”杨舒尘点了点头,第三次按响门铃之后,就拿出钥匙,将房门打开了。

    迎面而来的冰冷气息,就算不往里走,也能猜出,房间里根本没有人……

    杨舒尘的脸色,一瞬间变得很难看。

    余心星走了。

    她居然连他都瞒着,就悄无声息的消失了……

    她是在提防他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