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很好,比严家那些叔伯对我都要好。”杨舒尘二话不说就坐到尚凌司身边。

    他的话,不是在敷衍尚凌司,而是发自内心。

    虽然严承池和夏长悦对两个儿子都不偏不倚,一样的疼爱,可因为杨舒尘随母姓,严家方面的叔伯们,多少有些不满意。

    虽然碍于严承池的威望,都不敢说话,却不如严舒瀚那样待见他。

    唯独尚凌司,疼爱他,就像自己的亲生儿子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么好,那你对尚叔叔,也一定会诚实,对吗?”尚凌司薄唇微启,子瞳里,闪烁着冷鸷的光芒。

    仔细的打量着杨舒尘。

    他从来不怀疑茉茉,是因为茉茉太单纯了。

    就算是茉茉见过了余心星,知道了余心星的身份,想要帮她,也只会直接跑过来跟他求情。

    以茉茉的小脑瓜,是想不到那么好的办法,能将人无声无息的带出他的别墅。

    可如果换成杨舒尘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严三儿脾性像极了他,唯恐天下不乱,就连严承池,都拿捏不住他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茉茉小时候就是个让人担心的,进出都必须要有人跟着,免得她被人一块蛋糕就骗走了。

    杨舒尘跟着茉茉,也从那个狗洞进出过不少次,他是知道那里能离开尚家别墅的!

    要说是他帮着余心星从那里离开,尚凌司信。

    “尚叔叔,你有什么事情要问我吗?”杨舒尘靠在沙发上,挺直了腰杆,才看向尚凌司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准备好了,你问吧,不用用刑,我就一定会全招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时候回国?见过什么人?你离开我的别墅之后,又去了哪里?”尚凌司眉峰微挑,一口气问了很多个问题。

    这就是他跟杨舒尘的相处模式,直接了当。

    不需要敷衍和应付,也不会将他当作一个孩子。

    他们就像是朋友,用最舒服的方式相处着。

    “回国第一天就来你这里报道了,不过来之前,先去见了我姐,来尚家别墅见不到尚叔叔,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杨舒尘顿了顿,才继续道。

    “这两天,我一直在外婆家,处理杨家产业的事情,尚叔叔也知道,我是过继到杨家的,虽然身体里流着一半杨家的血,可是要收服杨家那些人,也是需要下功夫的,我忙得黑眼圈都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杨舒尘说着,指着自己的黑眼圈,就跟尚凌司抱怨。

    闻言,尚凌司子瞳紧了紧。

    “我听管家说,你来了一会儿,看见我不在就走了,可我记得你以往每次回来,就算我不在,你也会先在我这里住上两天,怎么这次破例了?”

    能成为尚家的掌权人,尚凌司也没有那么好糊弄,三两句话,就问到了重点。

    “还不是因为姐姐,她知道我回来了,就上报给爸爸了,我只好先躲到外婆,寻求保护,否则估计小命就玩完了。”

    杨舒尘似笑非笑的道。

    语气里,却没有真的责怪严舒茉,而是透着宠溺。

    他们严家就这么一个小公主,别说严承池和严舒瀚,就是他,有时候都觉得自己像哥哥,而不是弟弟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