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尚先生,这里……这里不是当初留给茉茉小姐进出的地方吗?可这里,余小姐从来没有来过呀……”

    助手凑上前,看见洞口旁边留下的脚印,一下就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让管家将那天所有来过别墅的人的名单给我,一个都不许落下!”尚凌司敛起邪眸,冷冷的启唇。

    他的地盘,居然出了内鬼。

    还是他最信任的人……

    尚凌司的脸色,覆盖上一层阴郁,背在身后的双手,紧紧的握成拳头。

    提步就朝着客厅里走。

    管家很快就将东西送来了。

    “尚先生,这就是那天所有人进出别墅的登记名单,包括当天的保镖值班情况,都在这里了。”管家毕恭毕敬的回话。

    “那茉茉呢?我记得她那天来了。”尚凌司薄唇微启,一字一顿。

    眼底,浮起一层幽光。

    管家一愣,旋即,才俯身回禀。

    “尚先生,茉茉小姐那天是属下打电话通知她来的,而且,她进出尚家别墅,是从来不需要登记的,这是你给的特权,你忘了吗?”

    管家说完,疑惑的看向尚凌司。

    严舒茉是最单纯的人,不止严承池,就连尚凌司,也在尽力的守护她那股不染世俗的单纯,希望她能开开心心的就好。

    现在怎么突然怀疑起自己最疼爱的小公主了……

    “那天除了茉茉,我记得你也说过,三儿来了?”尚凌司话锋一转,又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,杨少也来了,说是刚回国,就先来看看尚先生你,只不过他来的时候,你不在别墅,他只待了一小会儿,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管家下意识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说完,才猛地反应过来,抬头看向尚凌司。

    不敢置信的微张着嘴,“尚先生,你是怀疑,放走余小姐的内应,是杨、杨少……”

    尚凌司眸光一暗,对他的猜测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“可是不对呀,尚先生,余小姐的事情,杨少根本不知道,再说了,他才刚从国外回来,对尚家别墅的情况根本不了解,怎么会突然……突然就认识余小姐了,还帮着她离开……”

    管家看着尚凌司越来越难看的脸色,有点说不下去。

    要是是真的,尚先生这一次,恐怕是真的要生气了。

    “给三儿打电话,就说我有事要找他,让他过来一趟。”尚凌司走到沙发前坐下,身体斜靠在沙发上,单手支着头,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管家不敢多问,连忙下去打电话。

    杨舒尘很快就来了。

    英俊的脸上透着玩世不恭,从门外拎着一个龙纹的哈密瓜走进来,径直的走到尚凌司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尚叔叔,这可是我从国外给你带回来的礼物,第一次带来的时候,你不在,我差点就自己吃了。”杨舒尘嘴角一抹弧度,像是心情很好。

    在他的脸上,看不出一丝心虚。

    他根本不像是那个给余心星出谋划策,甚至是安排好逃跑路线的内应……

    “三儿,尚叔叔对你怎么样?”尚凌司示意管家将哈密瓜拿下去切,才缓缓的抬头看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