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杨舒尘很淡定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一直沉默的严承池,蓦地启唇。

    语气凉飕飕的反问。

    妖冶的子瞳里,闪烁的洞悉一切的光芒。

    被他扫一眼,就算说的是实话,都会头皮发麻,更不用说假话。

    心理素质不好的人,根本就扛不住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没见过余心星,那你昨天去尚家别墅做什么,到现在才回来?”严承池示意管家给他倒了一杯红酒,修长的双腿交叠,靠到沙发背垫上。

    他手里端着红酒杯,却没有急着喝,而是透过装着红酒的高脚杯,在盯着自己的小儿子。

    闻言,夏长悦也像是发现哪里不对,跟着朝杨舒尘看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昨天去尚家别墅既然没有看见你尚叔叔,那你后来去哪里了?怎么家都不回?”夏长悦拧着眉问。

    一家子的天才,欺负她智商不够是不是?

    只有茉茉是她亲生的,儿子肯定都是捡来的……

    “我回家了,只不过不是回严家,是回了外婆家。”严舒尘面色平静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太久没有看见外公和外婆,他们都很想我,我会提前回来,就是因为接到外婆的电话,说杨家企业有新的股权变动,希望我能尽快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两天,都是在杨家陪着你外公外婆?”夏长悦一下子噎住了。

    她怎么忘了,她的小儿子不姓严,姓杨。

    将来他是要接手杨家产业的。

    不说别的,光是杨家手上关于严氏集团的持股,就是非他不可。

    他回来,当然要去杨家见杨木雅,顺便看看从小就亲自教导他的夏华。

    “你外公外婆他们,身体都还好吗?”一提起自己的父母,夏长悦的语气,也跟着变得柔和。

    “都好,就是想妈妈了,要是妈妈有空的话,就回去看看,当然,你可以邀请我这个小帅哥,给你当保镖,我随传随到。”

    杨舒尘邪气的朝着夏长悦抛了个媚眼,才从沙发上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昨天陪外公外婆聊了一晚上公司的事情,我先回房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快去吧,好好休息,睡醒妈妈让厨房做你爱的。”夏长悦见他眼底全是黑眼圈,心疼的叮嘱道。

    “夏长悦,你真信你儿子的话?”严承池轻啜了一口红酒,眉宇间,全是冷意。

    将杯中放到茶几上,从沙发上坐直身,就将夏长悦卷进怀里。

    温热的气息,透着香醇的红酒香,喷薄在她的脸上,让人迷失……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夏长悦勉强撑住一丝理智,没有被他蛊惑,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在说谎,你听不出来?”严承池薄唇微启,一字一顿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下,夏长悦正准备问,他的薄唇已经落下来,堵住了她的唇,将她还来不及问出口的话,给堵了回去。

    -

    房间里。

    杨舒尘将行李箱放下,就提步朝着浴室走过去。

    夏长悦昨天知道他回来了,已经让人将他的房间收拾过一遍,将该补的东西都补上了。

    没有奢华浪费,却处处透着家的温馨。

    就连沐浴乳的牌子,都是他最喜欢的那一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