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还知道回来,有当这里是你家吗?我看在你心里,只有你尚叔叔。”严承池端起茶杯,淡淡的启唇,不怒自威。

    “爸,我冤枉,我去尚家别墅,主要是听说尚叔叔有女朋友了,想要去帮你侦查一下敌情。”杨舒尘话落,朝着管家示意。

    管家立时将他的行李箱拿上来。

    杨舒尘解开密码,就从里面拿出了一叠照片,还有一份资料。

    放到茶几上,他才从地上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爸,我做这么多可都是为了你,你要是不领情也就算了,可不能再冤枉我。”

    杨舒尘话落,严承池没动,夏长悦就好奇的伸手,将茶几上的照片拿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尚凌司喜欢的人,就是她?”

    照片上的余心星,还是十八年前的样子,清纯阳光,透着刚刚从校园里出来的青涩,是个刚进入报社的小记者。

    她五官不如夏长悦惊艳,却非常舒服,透着江南女子温柔气息的柔美。

    夏长悦将手里的照片,一张张的翻了过去。

    最后落到余心星的近照上。

    十八年了,余心星的容貌倒是没有太多的变化,只是身上沉淀下来的气息,却越发的温柔……

    她一个人坐在院子里,面前只有一张石桌和一个茶壶。

    茶壶里的花茶,正是上次夏长悦让尚凌司带回去的花茶。

    果然尚凌司要花茶,就是为了这个叫余心星的女人。

    她就知道,他的别墅里,藏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只是他们谁都没有想到,余心星跟尚凌司的开始,是在他们十八年前的婚礼上……

    这就是传说中的命中注定吗?

    尚凌司得不到的执念,却成全了他对另外一个人的深情。

    “三儿,你能拿到这里资料,是不是说明,你到尚家别墅的时候,见过这位余小姐了?”夏长悦放下照片,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杨舒尘摇头,双手一摊。

    “尚叔叔也不知道怎么想的,将人藏的特别严实,这个余小姐脾气也是真的好,被尚叔叔藏了这么多年,居然也没有走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真的一眼都没有见过?”夏长悦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她还想要问问,关于余心星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妈,这个你要问问我姐,她可是我们家里跑尚家别墅跑的最勤快的人,尚家别墅里,可没有她不能去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杨舒尘走到沙发前坐下,耸耸肩,眼底却掠过一抹暗光。

    “茉茉性格太单纯,尚凌司要是有心瞒着她,她就是天天住在尚家别墅都发现不了,倒是你,你虽然在国内的时间少,可是跑尚家别墅的机会却不少,你个小人精居然都没有发现你尚叔叔的别墅里,一直有一个人?”

    夏长悦狐疑的瞥向自己的小儿子。

    严家的三个宝贝是各有个的特点。

    严舒瀚是出了名的腹黑,严舒茉是鬼马精灵,关键的时刻能有点小聪明。

    杨舒尘最小,可心思却是最深的,跟着尚凌司混的时间久了,就连夏长悦也猜不透自己这个小儿子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我那个时候年纪小,就算看见尚叔叔身边有个女人,也只会当成是佣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