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……”尚凌司脚步一顿,旋即,子瞳一紧,薄唇紧抿着,不发一语,就离开了严家庄园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,我怎么不知道,你跟尚凌司关系这么好了?你刚才居然在关心他……你快捏捏我,看我是不是在做梦!”

    夏长悦见尚凌司走了,立马凑到严承池身边,一脸狐疑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斗了二十几年的人,突然和谐了。

    她怎么觉得眼前的这个人,不是严承池,是有人假冒的?

    夏长悦越想越不对劲,伸手就开始扯严承池的脸皮。

    “夏长悦,你嫉妒我长得帅,要毁我容?”严承池嚯的伸手扣住她的手腕,霸道的将人拉紧自己怀里。

    “我是想要看看,你是不是戴了人皮面具……”

    严承池:“……”!!

    她脑子装的都是什么东西?写剧本写久了,连人都变得神神叨叨。

    她难道就没有听说过,情敌的女人就是同盟吗?

    他帮尚凌司,可不是突然之间喜欢尚凌司了,这叫策略!

    “吃饱了?吃饱了跟我回趟严家祖宅。”严承池瞥见了一眼眼前的女人,将人打横一抱,就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刚走到门口,就见管家匆匆的从外面走进来,神色激动。

    “严总,太太,少……少……”

    “少什么少?慌什么,好好说话!”严承池眉心一拧,沉下声。

    “是,严总,属下是说,少爷回来了,是二少爷回来!”管家深吸了一口气,激动的喊道。

    管家的声音刚落下,一道帅气的身影,就从外面踱步而入。

    白衬衫白色休闲裤,就像是谪仙一样的装扮,却偏偏被他穿出了一身的邪气,嘴角噙着一抹弧度,似笑非笑,映衬得他那张面若桃花的脸,更加的雄雌莫辨。

    三个孩子里,就只有杨舒尘,五官大部分承袭了夏长悦。

    可妖冶的眸,还是像极了严承池……

    “三儿!”夏长悦一看见自己的小儿子,顿时高兴的从严承池的怀里下来,朝着门口的年轻少年,就快步走上前。

    伸手抓住他的肩膀,高兴的让他转了两圈。

    “妈,我很想你。”杨舒尘看见夏长悦开心的样子,忍不住伸手抱住她,低低的道。

    是真的想……

    “妈妈也很想你,回来就好。”夏长悦鼻尖微微一酸,哪怕距离上次出国看三儿才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可是自己的亲生儿子,少看一眼都会舍不得。

    “妈妈是亲生,爸是后爸。”严承池站在几步之外,冷不丁的蹦出一句。

    刚毅的脸庞上,布满了阴霾。

    瞧他们母子情深的样子,活像他不存在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,三儿刚回来,我不许你挤兑我的儿子!”夏长悦一抬头,立马不高兴的瞪他。

    “夏长悦,你儿子回国看的第一个人可不是你,过来。”严承池眸光一沉,朝着夏长悦伸出手。

    夏长悦不过来,他径直的上前,牵过她的手,就将人带到了客厅的沙发上。

    两个人并排坐下,才抬眸看向门口的杨舒尘。

    “爸,我回来了。”杨舒尘对上他的目光,走上前,薄唇微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