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余心星了解他,他也了解余心星。

    如果她真的怀孕了,这个时候,不会有心思去出差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来余家之前,就已经先打电话到报社去确认过了,她根本就没有去报社上班,又怎么会出差。

    她不过是找个借口,来安慰父母。

    心里想的,只怕是要离开s市,躲到他找不到的地方,想要一个人将孩子生下来!

    尚凌司抓着手机的手,蓦地一紧,手背青筋泛起,像是要将手机捏碎。

    她是不是从头到尾就没有想过要告诉他,她怀孕的事情?

    “尚先生,s市太大,能进出的出口和交通方式很多,以我们的人手,想要在所有的地点都安排上,只怕有难度,万一有疏漏的地方……”

    助手担忧的声音,从电话的那头传来。

    只要有一个车站没有看住,让余心星离开了s市,他们想要再将人找到,就难了。

    就像当年的卫擎斯,离开了s市之后,在g市隐姓埋名,杨木雅找了半生都没有找到……

    余心星的情况还不一样,她还怀着身孕,一个单身的孕妇在路上奔波,还有她一直不太好的身体……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尚凌司一拳重重的砸在方向盘上。

    “先将能派出去的人都派出去,剩下的,我来解决。”尚凌司挂了电话,将车子驶离余家在的小区,就朝着严家庄园开了过去。

    在s市,论影响力和人手,没有人比得过严家。

    他想要借人,跟严承池借是最快的。

    倘若换了别的事情,尚凌司是绝对不可能向严承池开口,可如今,他却毫不犹豫的就去了……

    严家庄园。

    “尚先生,你是来找茉茉小姐的吗?她一早就说去看你了!”严家的管家一看见尚凌司,立时惊诧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我找严承池。”尚凌司眸光暗了暗,径直的启唇。

    越过管家,就朝着庄园里走。

    “严总在陪太太吃饭……”管家回过神,连忙跟在他身后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听见严承池在陪夏长悦吃饭,尚凌司的脚步顿了顿,旋即,又继续往里走。

    就当他今天不识好歹,来当一回电灯泡。

    反正这种膈应严承池的事情,他也不是第一次做了。

    “严总,太太,尚先生来了。”管家一见尚凌司真的要进去,连忙跑先了一步,进去通报。

    可他的声音刚落下,尚凌司人就到了。

    严承池正拿着筷子,准备去夹一块肉,瞥见尚凌司的身影,故意将筷子放了下来,朝着夏长悦张嘴。

    “老婆,喂我。”

    夏长悦:“……”!!

    一看见尚凌司就要秀恩爱的把戏,他真是玩了十几年都玩不腻。

    “去添副碗筷,让尚先生一直吃。”夏长悦微微一笑,朝着管家吩咐道。

    她的话落,严承池桌子底下的脚,就踢了她一下,脸色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明显是吃醋了。

    夏长悦连忙拿起筷子,将刚才他要吃的那块肉,喂到他嘴里。

    配合着他问,“好吃吗?”

    “我老婆喂的,什么都好吃,总比某人,女人跑了,还找不到的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