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尚凌司一想到这个可能,脸色顿时就黑了。

    揪着医生的手,越来越紧。

    “这么大的事情,你居然敢瞒着我?”尚凌司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随即就反应过来,余心星突然急着逃离他的身边,就是因为她发现自己怀孕了。

    她在想什么?

    是担心他不要孩子,强迫她去医院将孩子拿掉吗?

    还是她留在他身边,就是为了一个孩子,现在目的达到了,就没有任何留恋的离开他了?

    他在她心里,究竟算什么?!

    “美丽叔叔,你要当爸爸了?”严舒茉狠狠吃了一惊,小嘴微微张着,半响才回过神。

    有些紧张的跑到尚凌司面前。

    眼神错愕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像是没有想过,尚凌司有一天会当爸爸……

    他可是打着单身的旗号,过了十八年!

    严舒茉都以为他要单身一辈子了,拼命的想要骗他去相亲。

    结果刚得知他有女朋友,还没有机会正式的认识,人就跑了,还是带球跑……

    这消息太震惊,她有点消化不了。

    而且看尚凌司的脸色,他好像也消化不了!

    “茉茉,你先回家,干爹还有事情要做,改天再陪你。”尚凌司伸手揉了揉她的小脑袋,就吩咐管家送严舒茉离开。

    严舒茉还想要说什么,可一想到白臣亚提醒过她,没有查到是谁动了尚家别墅监控之前,先不要告诉尚凌司,免得打草惊蛇。

    她咬了咬唇,就乖巧的点头,跟着管家离开了。

    房间里,只剩下尚凌司和家庭医生。

    他缓缓的转过身,邪气到魔魅的脸庞上,光泽幽暗。

    “她是什么时候问你要的验孕棒,除了要验孕棒,还要了什么?她当时跟你说了什么,给我把事情的经过,一字不落的说清楚!”

    该死的女人,偷了他的种就想跑。

    她想都别想!

    尚凌司揪住家庭医生一问,就是一个小时。

    不止将余心星在尚家别墅养伤的情况问的一清二楚,还顺便问了她的身体情况。

    等他从卧室走出来的时候,脸色不仅没有好转,反而显得更加阴郁了……

    “尚先生,茉茉小姐已经送走了,你刚醒,是不是要吩咐厨房替你准备些粥?”管家的话还没有说完,尚凌司就扭头扫向他。

    薄唇微启,一字一顿。

    “我的女人带着我的孩子跑了,你觉得我现在有心情喝粥?还不给我去找!将整个s市都给我翻过来,也一定要将人找出来!”

    “是!”管家一愣,旋即回过神,连忙往外跑,去吩咐找人。

    尚凌司转身走回房间里,洗了把脸让自己清醒。

    旋即,才换了一身西装,抓过床头的手机,就提步出了别墅。

    一个人,没有带任何保镖,就离开了尚家别墅。

    开车就去了余心星自己租的公寓。

    余心星跟他在一起的事情,不止瞒着其他人,就连她父母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只当她是一个人住在外面,时常让她搬回家住,都被他拦下来了。

    就在外面给她租了一个公寓,让她父母追问起来的时候,能有个说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