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尚、尚先生!”医生没有想到尚凌司会突然醒过来,他才刚打针,怎么会醒的那么快?

    那刚才他说的话,他岂不是都听见了?!

    医生连忙恭敬的俯身。

    “尚先生,我不是有意隐瞒的,只是余小姐吩咐过,她想要先确认了,再跟尚先生说,说是要给你一个惊喜,所以属下就不敢多嘴……”

    医生诚惶诚恐的解释。

    他是尚家的私人医生,自然知道尚家的规矩。

    余心星的事情,是尚凌司的死穴,任何的隐瞒都会受到处罚。

    可是他也因为担心坏了余心星要给尚凌司准备的惊喜,才一直不敢说漏嘴……

    直到知道余心星偷偷离开了尚家,家庭医生才意识到大事不妙。

    可等他想要说的时候,尚凌司已经失去了意识,不让任何人靠近……

    尚凌司对余心星离开的事情反应越大,家庭医生就越惶恐,生怕自己隐瞒的事情被尚凌司知道。

    担忧之下,正准备找严舒茉求求情,谁知道才刚找到机会开口,尚凌司就醒了!

    “她找你要了什么?”尚凌司撑着手臂,准备从床上起来。

    严舒茉连忙伸手去扶他,替他拿枕头垫在后背,靠到了床头上。

    听见他声音有些嘶哑,就给他倒了一杯水。

    “美丽叔叔,你到底是怎么了,你都睡了整整一天一夜了,要是再醒不过来,我都准备让人拖着你去医院了。”

    严舒茉将水杯递到尚凌司面前,担心的嘟哝。

    闻言,尚凌司眸光暗了暗,从她手上接过水杯,却径直的看向不敢说话的医生。

    “我问你,她从你那里,要了什么东西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医生一愣,支支吾吾了半响,都不敢说出口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尚凌司将手里的水杯,径直的砸到地上。

    沉下声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这幢别墅里,我说的话,都没人听了?”

    “属下不敢!”医生膝盖一软,差点跪了下来,俯着身,连忙开口。

    “回尚先生,余小姐只是问属下要了一支验孕棒。”

    医生的话落,房间的气氛,一瞬间就低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像是空气都凝结住了一样。

    尚凌司一下就愣住了,半响,都只是维持着同样的一个动作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验孕棒……

    他就算不问医生,也知道是用来干什么的。

    余心星问家庭医生要了验孕棒。

    她怀孕了?

    尚凌司猛地回过神,一下就从床上站了起来,伸手揪过医生的衣领。

    低吼。

    “结果呢?检查的结果呢?有了没有!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属下实在不清楚,我事后有问过余小姐,余小姐只说时间太短,还不确定,想要等确定了,再给尚先生一个惊喜,让属下先守口如瓶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尚凌司身体一震!

    没有人比他了解余心星。

    她这么说,就肯定是有了……

    她怀孕了。

    他们的孩子……

    给他一个惊喜……

    她给他准备的惊喜,就是带着他的种跑路?!

    她是想要告诉他,她只要孩子,不要他这个孩子的爸爸吗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