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尚凌司隔三差五的就过来看三儿。

    三儿年纪很小的时候,就带着他到处转悠。

    跟重女轻男的严承池相比,简直比他这个亲爸爸还像爸爸。

    能怪三儿跟尚凌司亲近吗?

    只不过三儿从来不是分不清轻重的人。

    就算是要偷偷看尚凌司,也不至于连家都不回……

    “没准是有什么事耽搁了,你先别生气。”夏长悦担忧的启唇。

    瀚瀚和茉茉出生的时候,她为了照顾植物人的父母,没有亲自照顾他们长大,多半时间,都是让两个小家伙跟着颜灵。

    后来三儿出生,她就一直坚持将三儿带在身边。

    可杨木雅却跟她说,三儿将来是要姓杨,继承杨家的产业的,不能太过溺爱。

    非要在他懂事之后,就将人送出国了。

    夏长悦只能借着拍戏取景,还有旅游的机会,飞到国外陪自己的小儿子。

    经常一待,就在国外待上几个月。

    如今好不容易等到人回来了,她哪里还顾得上责备,就想赶紧见一见,看看小妖孽最近是不是乖一点了。

    没错,就是小妖孽。

    三儿的性子像极了尚凌司,随性自在,没有章法。

    从小就喜欢摆弄电脑,说什么人活着不能只有工作,也该有点“高尚”的爱好。

    夏长悦也没看出他的爱好有多高尚,只不过他喜欢,也不是什么坏事,就由着他了。

    “他能有什么事?回了市,还能瞒过我的眼线,只能说你儿子长进了,连他爸都不放在眼里了。”严承池冷哼了一声,却没有真正的动怒。

    他的儿子,市谁敢动?

    臭小子不去惹别人,就算不错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默不吭声。

    算是同意了严承池的话。

    只不过刚回来,就不回家,等三儿回来,估计要挨揍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的,弟弟不是故意不回家的,他只是因为……因为……美丽叔叔的女朋友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严舒茉将三儿出卖了,一见严承池生气了,连忙着急的替他解释。

    “我今天去看过美丽叔叔,他都已经意志消沉,不吃不喝只顾着喝酒的,医生都不敢靠近他,怕他发酒疯,会将人掐死。”

    严舒茉提前尚凌司,眼里的担忧是真实的。

    一时也没有了心情。

    嘟着嘴。

    “那个叫余心星的女人不见了?”严承池眉心微蹙,眼底掠过一抹幽光。

    “爸爸知道?”严舒茉错愕的抬头。

    旋即反应过来,连她都能发现美丽叔叔有女朋友了,严承池想知道什么,查一查,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爸爸,我明天想要去照顾美丽叔叔。”严舒茉见严承池已经知道了,索性靠近,拽着他的衣角撒娇。

    “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了,不能反悔。”

    严舒茉话落,扭头就往楼上跑,压根不给严承池说话的机会。

    一眨眼,娇小的身影就消失在楼梯口。

    “好端端的,人怎么会不见了?”夏长悦看着女儿消失的身影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下一秒,她就被严承池勒紧怀里,咬牙。

    “夏长悦,茉茉想去照顾尚凌司也就算了,你要敢想,我就打断你的腿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