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我记得后院的出口,很早就被美丽叔叔封了,余心星怎么能从那里离开?”严舒茉震惊的看着停在一堵墙前的余心星。

    监控器画面足足在那里停留了五秒钟,她都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而是贴着墙,就躲在旁边的花丛里。

    一直等到巡逻的保镖从她面前经过,她才能重新站了起来,走回墙边,蹲下来,就伸手扒开了草坪。

    只见墙根处,露出一个狗洞……

    正好是一个人能钻过去的大小……

    严舒茉一下就愣住了。

    余心星在狗洞前,停留了几秒,像是想起什么,扭头朝着别墅的方向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那样凄凉落寞的眼神,还有她眼眶里蕴满的眼泪……

    就像是在跟尚凌司做最后的告别。

    转眼,她的身影,就消失不见……

    严舒茉呆呆的看着监控,良久,才猛地回过神,拔腿就朝着监控室外跑。

    “茉茉!”白臣亚没想到她会有这么大的反应,连忙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跟着严舒茉,就进了后院。

    严舒茉很熟悉尚家别墅,只看一个角度的监控视频,都能很快找到监控里的那个方向,还有那个让她万分熟悉的狗洞……

    “茉茉,你怎么了?”白臣亚看着她发白的小脸,以为她是跑得太快喘不过气,将她抱进怀里,轻轻的替她顺着背。

    “白臣亚,是我,这个狗洞是我挖的……”严舒茉幽幽的吐了一句话,声音一下就变得哽咽。

    “我爸爸不喜欢我来找美丽叔叔,就在尚家别墅外面安排了人盯着我,我以前为了躲开他的眼线,就偷偷在尚家的后院挖了一个狗洞。”

    严舒茉抓着白臣亚的衣袖,像是个做错事情的孩子,红着眼。

    尚凌司是知道这个狗洞,故意没有封上,也是为了方便她偷溜进来。

    只在洞口做了设置,一旦有人从外面进来,就会触发警报,防止有人潜入尚家别墅。

    可离开却不会……

    加上尚家保镖很多,安防根本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久而久之,就连严舒茉都忘了这个狗洞的存在……

    她怎么都没有想到,余心星就是从这里逃离别墅的。

    这么算起来,她就是最大的帮凶……

    “不关你的事,既然尚凌司知道这个狗洞的存在,他就不会因为这个责怪你,更何况,余心星是自己离开,不是被绑架,你不用自责。”

    白臣亚按着她的小脑袋,一字一顿。

    真的要怪,第一个要怪尚凌司。

    是他留不住人,才会让余心星这么费尽心思的离开。

    只不过,那个黑入监控系统,帮忙遮挡监控画面的高手,会是谁?

    “我新认识的一个朋友,外号叫三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玩的一手好电脑,还是个游戏的高手,最关键的是,这个人从头到脚甚至到头发丝,都充满了邪气,雌雄莫辨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关严氏集团的资料,都是三儿给的,事无巨细,这个人,好像对严氏集团很熟悉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刚收到消息,他家在这里,过段时间就会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无数的信息,从白臣亚的脑子里掠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