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你知道?!”严舒茉眼睛一下就亮了。

    她让白臣亚进来,就是希望他能帮忙出出主意,没想到她还没有问,白臣亚就主动开口。

    “白先生的意思是……”管家听见他的话,错愕的抬起头。

    别墅里那么多保镖,都没有人看见余心星是怎么离开的,监控画面里,也什么都没有拍到,就像是凭空消失一样。

    还好尚凌司现在只顾着伤情,没有追究,否则一众的保镖,都得倒霉。

    可白臣亚刚进来,就知道余心星是怎么离开了……

    管家浑身一个激灵,连忙朝着他恭敬的俯了俯身。

    “白先生,能烦请你告诉我吗?”

    如果知道余心星是怎么离开的,或许就能查到她去了哪里。

    只要将人找到,他们就能将功补过。

    “我要先确认几个信息。”白臣亚没有卖关子,牵着严舒茉,就朝着门外走。

    管家连忙跟上去。

    看着白臣亚走到楼梯口的位置,指着楼道尽头的监控器。

    “尚家的别墅里,这样的监控,应该不止一个,我要进监控室,查几个位置的监控录像。”白臣亚薄唇微启。

    严舒茉跟他说了,余心星跟尚凌司是一个房间。

    从位置上来说,要下楼,势必要经过几个监控器,只要一查监控,就能知道余心星是什么时候离开,从哪里离开。

    “查过了,什么都没有,监控没有拍到余小姐离开的画面。”管家一听见白臣亚的方法是查监控,有些失望的说道。

    发现余心星不见了,为首的保镖,第一时间就是去调查了监控。

    可不管他们怎么翻,都找不到一丁点余心星的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就像是凭空出现一个人,又凭空消失一样。

    “就是看不见,才更要看。”白臣亚一语双关的道,没有理会管家,径直的看向严舒茉。

    用眼神询问着她,愿不愿意相信他。

    毕竟尚家别墅的监控室,等同于防御图。

    不是什么人,都能随便看的。

    “我带你去看。”严舒茉想也不想的开口。

    拉着白臣亚,就朝着监控室走。

    “茉茉小姐……”管家一怔,半响,才回过神,连忙跟上去。

    尚家的监控室里。

    大型的机器,整齐划一的摆放着。

    无数的液晶显示屏上,展示整个别墅全方位的监控画面,从大门口,一直到后门,没有一个位置落下。

    这样密不透风的监控,余心星一个人,根本不可能不惊动一个人,就偷偷离开才对。

    可偏偏,她就是做到了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白先生想要看的那几个监控器视频。”保镖头领走上前,将一个笔记本电脑放到白臣亚的面前。

    点开了当时的监控画面。

    这些视频,他们都已经查看过很多遍了,可根本看不出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监控器没有坏,可是却没有拍到余心星离开的画面,只能说明,她可能故意避开了监控。

    可她一个弱女子,要避开监控,还有这么多的保镖,到底是怎么做到的?

    “发现什么问题了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