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管家看见严舒茉要走,着急的开口。

    话落,又紧张的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尚凌司。

    尚凌司醉狠了,根本听不见他的话,只是静静的躺着,只有胸口的起伏能证明他还活着。

    “余小姐?”严舒茉乍一听见管家的话,微微愣了愣。

    “是的,余心星,茉茉小姐,你见过的,就是上次来别墅的时候,在餐厅遇见的那个人。”管家见严舒茉一脸茫然,连忙解释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上次在餐厅遇见的那个人,说她是别墅新来的佣人……”严舒茉想到什么,嚯的抬起头。

    “她就是美丽叔叔喜欢的人?余心星,我记得杂志上有她写的报道,美丽叔叔还特意圈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余小姐跟尚先生已经在一起十八年了,只是……只是尚先生一直没有让她见人,而是将人藏在自己的羽翼下,加上余小姐早年发生过意外,身体一直不太好,尚先生就一直没有让她出去应酬。”

    管家说这些话的时候,一直小心翼翼的看着尚凌司的方向。

    生怕尚凌司会突然醒过来。

    余心星留在尚家别墅这么多年,尚凌司身边一直没有别的女人,又格外的宠爱她。

    别墅里的人,都将她当作女主人来看待,甚至一度以为以尚凌司对她的在乎,她成为尚太太是早晚的事情。

    加上尚家的人一直担心尚凌司无后,尚家的产业会落到严家手里,不停的催促过。

    可尚凌司一直我行我素,根本不听任何的劝告。

    也一直没有娶余心星,就这么将她无名无分的养在别墅里。

    倘若不是余心星坚持工作,不肯花尚凌司的钱,这样的相处模式,其实跟情妇没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管家留在尚家别墅多年,自认为很了解尚凌司,可在这一件事上,却怎么也想不通……

    尚凌司如果不爱余心星,为什么要留她在身边十八年?

    余心星是个记者,尚凌司就将自己的专访都交给她来做。

    余心星的所有报道,尚凌司都会买回来,闲暇时就拿出来看,还会像看文件一样,在上面做批注……

    管家从来没有见过恣意随性的尚凌司,对谁这么上心过。

    可倘若说尚凌司爱余心星,又怎么会十八年了,都不肯给她一个名分,让她光明正大的站在自己身边?

    管家怎么也想不通,也不知道怎么跟严舒茉解释。

    只能将自己知道的事情,都说给严舒茉听。

    “美丽叔叔居然对人家耍了十八年的流氓?!”严舒茉错愕的张着小嘴,半响不知道说什么。

    不是十八天,也不是十八个月。

    是整整的十八年!

    那几乎是一个女人最美好的年华,全都交代在了他的手里。

    就这样,尚凌司都不肯给人家一个身份,难怪那个余小姐要走了。

    要换成她,她早走了,才不会巴巴的守着一个负心汉。

    “余小姐提出分手已经一段时间了,只是尚先生不同意,余小姐还因为这件事,自杀过一次,所幸发现的早,给救回来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