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看样子,你们还没有干坏事?”杨舒尘像是看穿了什么,妖冶的子瞳一敛,嘴角全是笑意,伸手就同情的拍了拍白臣亚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身为男人我同情你,不过身为严家的男人,不得不说你是明智的,要是让我爸知道我姐背着他谈恋爱,还被人欺负了,一定会把你大卸八块,五马分尸,丢到油锅里炸两遍,没准还得往尸体上涂一层盐,再丢出去喂狗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以为我是在恐吓你,我这是好心提醒,严家的男人除了我稍微正常一点,另外的两个,都不怎么正常。”

    杨舒尘笑意吟吟的启唇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下,严舒茉就毫不留情的拆他的台。

    “三儿是我们家里最离经叛道的,从小就喜欢跟着我干爹,被我爸一气之下,才丢到国外关禁闭,他说的话你别信。”

    如果说严舒茉是严承池的小棉袄,那么杨舒尘绝对是上天派来气死他的。

    他心心念念的二胎,想要再添个小公主,结果是个儿子就算了。

    还是个一出生,就只对着尚凌司笑的臭小子……

    在襁褓里,就格外的喜欢尚凌司。

    会说话会走路了之后,就更不得了了。

    简直将尚凌司当成了亲爹,一看见尚凌司就往他怀里奔。

    愣是被尚凌司给带的邪气万分。

    一个儿子跟严承池抢夏长悦,就够让他不满了,再多一个,严承池简直分分钟都能跳脚。

    正好借着三儿跟尚凌司太过亲近会被带坏的理由,就将人给送出国了……

    “姐,什么叫丢?我爸那是爱我,非要送我出去接受良好的教育,他那是对我寄予厚望。”杨舒尘挑眉,伸手搂住白臣亚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不管怎么说,严家的男人里,你现在最有可能拉拢的人是我,给你三秒钟考虑,要不要请我做你的军师?”

    “条件?”白臣亚黑眸一眯,冷冷的启唇。

    严舒茉迟迟不肯带他回家,就是因为担心她爸爸不同意,聿度有严舒瀚的支持,他也得给自己找一个帮手,不然就输在起跑线上了。

    “打一架,你要是能赢我,我就帮你。”杨舒尘薄唇微启。

    眼底透出饶有趣味。

    刚才那一拳,倒是让他对眼前这个人产生了兴趣,s市里除了他哥,他还是第一次碰见能跟他旗鼓相当的人。

    怎么说,也要一决高下。

    “你打不过我。”白臣亚淡漠的启唇,眉心微微一拧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的鄙夷和小觑,只是很平铺直叙的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那要试过才知道。”杨舒尘活动着手腕,邪眸里光芒潋滟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,你们两个一见面就打架,现在还要约架?我不同意!”严舒茉横到两个人中间,伸手就将两个人隔开了。

    “比试的方式这么多,你们非要挑这么暴力的,万一受伤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她的话落,白臣亚已经将她抱了起来,放到旁边的椅子上。

    伸手揉了揉她的小脑袋。

    “放心,他伤不了我,我也跟你保证,不会伤他太重。”

    至少,脸上看不见伤。

    “白臣亚,别小看我弟弟,他虽然刚成年,可是他其实是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