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这件事,要不要告诉茉茉?毕竟是她的终身大事。”夏长悦不放心的道。

    “夏长悦,你存心要气我是不是?我绝对不同意我女儿嫁进白家,告诉茉茉干什么?告诉她,要跟她联姻的人不喜欢她?宁可娶一个一无所有的女人?!”

    严承池沉下声。

    姓白的臭小子,算是彻底上他的黑名单了!

    -

    房间里。

    严舒茉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,趴在床上,就开始认真思考白臣亚的话。

    他跟她告白了。

    他喜欢她,想要跟她交往……

    严舒茉脸莫名的红了,伸手抓过抱枕,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用力的掐着抱枕,才让自己紧张的心跳,变得正常。

    她还没有弄懂,自己是不是喜欢白臣亚,他就告白了。

    她是不是应该要给他一个机会,试一试?

    严舒茉翻身坐了起来,瞥见床头花瓶里的玫瑰谷,想到什么,伸手就拿了一朵过来。

    “答应他。”

    “不答应他。”

    “答应他……”

    花瓣一片一片的落到眼前,严舒茉咬着唇,盯着越来越少的花瓣,就像快要得到答案,整个人的神经都绷紧了。

    “不答应他。”严舒茉摘下最后一片花瓣,心都跟着揪紧了。

    用力的咬着自己的唇瓣,不甘心的又拿出一朵玫瑰,继续数。

    当她将花瓣都摘光了。

    还是不答应他。

    心口堵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难道是老天都不看好他们,在给她警示吗?

    不行,她要再试一次!

    严舒茉又拿出一朵玫瑰,不甘心的数起来。

    数到一半,突然就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看着散落床上的玫瑰花瓣,像是意识到什么,眼睛一瞬间瞪大……

    半响,都只是张着嘴,说不出半句话。

    心里却微微一动。

    她已经不需要数玫瑰了,她知道自己的答案了。

    -

    严舒茉美美的睡了一觉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睡醒,就爬起来洗漱换衣服。

    站在衣柜前,挑了许久,才选了一条连衣裙换上。

    天蓝色的裙子,将她水灵的容颜,娇小的身子,勾勒的非常娇俏迷人。

    踩着一双镶钻的高跟鞋下楼的时候,就连别墅里的佣人,都看傻眼了。

    “茉茉,你起来了,哥哥正好在等你。”严舒瀚坐在真皮沙发上,正在看着文件,一见她下楼,将文件合上,递给一旁的助手,才站起身。

    朝着自己宝贝的妹妹走过去,上下打量了她一眼,戏谑道。

    “看来妈妈已经告诉你了,知道哥哥要带你去约会,提前打扮了?”

    严舒茉:“……”!!

    约会?什么约会?她怎么不知道?!

    她精心打扮,是准备去见白臣亚的,可不是为了什么别的约会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妈妈没有告诉你吗?那你穿得这么漂亮是准备去哪里?”严舒瀚俊美的脸庞,变得阴郁,像是察觉到什么。

    严舒茉连忙开口解释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不打算去哪里,就是……心情好,就随便打扮打扮!”

    爱情的萌芽不能太早曝光,否则会被扼杀的!

    “既然没事,那就陪哥哥出去一趟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