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他甚至已经做好了,如果她拒绝,他要怎么死缠烂打的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可等了半响,严舒茉还是一动不动的站着。

    她甚至都没有看他一眼,也没有开口说话,只是站着,像是老僧入定一样的站着。

    这是……什么情况?

    他吓到她了?

    “茉茉……”

    白臣亚刚要开口说什么,一只小手就摸到了他的额头,冰凉的掌心仔细的摸了摸,才一脸困惑的嘟哝。

    “不是很烫,怎么开始说胡话了呢?”

    白臣亚:“……”!!

    他是认真的,不是发烧了!

    “我不跟你说了,真的很晚了,我要回家了。”严舒茉缩回手,推开他,就往餐厅外走。

    眼神里,有着显而易见的慌乱。

    她听见他的告白了。

    可是太惊讶、太错愕、连自己都无法相信……

    他一直骂她笨的,他接近她,只是为了调查方伟的案子,可是案子已经调查完了,她也原谅他了,他为什么还会喜欢她?

    最可怕的是,她听见他的告白,心跳就变得好快。

    像是一秒就会猝死……

    心底一直有个声音,在不断的提醒着她:答应他!答应他!

    “我给你时间,等你想清楚了,再回答我,但是我不许躲着我。”白臣亚拦住了她的去路,将她脸上的表情收入眼中,像是明白了她的心思,嘴角勾起笑。

    他吓到他的茉茉了。

    不能逼得太紧,只要她不排斥他,他可以慢慢的将人骗到手,然后跟着她回家见父母。

    “我送你回去。”白臣亚牵住她的手,将她纤细的五指拢入掌心,过了几秒,又变成十指相扣。

    暧昧的姿势,让严舒茉一下就羞红了脸。

    甩开他,就往路边跑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可以自己回家。”严舒茉话落,拉开计程车门,就飞快的钻了进去,吩咐师傅开车。

    -

    严家庄园。

    严舒茉一下车,就心不在焉的往家里走。

    脑子里,一直回荡着白臣亚刚才的话。

    他说他喜欢她。

    不是假扮的女朋友,是真的喜欢她,要跟她交往。

    如果她答应的话,他就会变成男朋友……

    是真男朋友!

    外婆和妈妈,再也不用担心她嫁不出去了。

    可是白臣亚太聪明,万一他欺负她笨怎么办?

    她要不要问问妈妈的意见……

    “茉茉,怎么这么晚才回来,你爸爸在等你吃饭,脸都黑了,快去洗手过来。”夏长悦一看见女儿进来,连忙照顾道。

    闻言,严舒茉回过神,就连忙去洗手,然后才坐到餐桌面前。

    她刚才吃了太多的蛋糕,现在小肚子还撑着呢。

    而且满脑子都是白臣亚刚才的告白,根本不想吃饭……

    “怎么了?跟爸爸吃饭不开心,瞧你小眉头皱的,跟被人骗了钱一样。”严承池没好气的冷哼,警惕的盯着自己心不在焉的小公主。

    她这样子,就跟被人欺负了一样,可谁敢欺负他严承池的女儿?

    “没骗钱……”她只是差点被骗了人。

    严舒茉差点脱口而出!

    意识到坐在她面前的人是严承池,连忙打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