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严舒茉换了衣服,就偷偷摸摸的溜下楼,瞥见正坐在客厅里看报纸的严承池,又连忙溜回了自己房间。

    用手机给夏长悦发短信。

    告诉妈妈,外婆给她安排了相亲,她得出门一趟。

    “嘀嘀!”短信很快就响了。

    严舒茉紧张的点开,发现上面只有一行字:

    严舒茉心底一喜,连忙抓着手机,就挪到楼梯口旁,探着脑袋往楼下看。

    下一秒,就看见管家走到严承池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严总,太太说她身体不舒服,让你进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一听见是夏长悦身体不舒服,严承池将手里的报纸一丢,就嚯的从沙发上站起来,提步回了卧室。

    严舒茉瞅准时机,拔腿就往外跑。

    一口气冲出了严家庄园的大门,才站在门口喘气。

    差一点被发现,她跑的都要犯病了……

    “嗡嗡——”

    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。

    严舒茉吓了一跳,连忙翻出手机,跟白夫人说了一声,就拦车朝着酒店赶去了。

    接了人,就陪着白夫人在街上逛了一天。

    白夫人虽然行动不方便,可是人却非常开朗,拉着她就东聊西聊,什么事情都会跟她说,就像是对待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。

    严舒茉陪着她逛了一天,好不容易白夫人说她累了,愿意找个咖啡厅坐一会儿。

    严舒茉点了两杯咖啡,就忍不住拿出手机看。

    “在等什么人的电话吗?”白夫人见她心不在焉的样子,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、没什么……”严舒茉心虚的将手机放下,不好意思说她是在等白臣亚。

    他昨天应该收到她的短信了,今天还是没有空吗,地址都知道了,居然都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就这么将他妈妈留给她,她压力很大的。

    要是明天再偷溜出门,她怕她会被爸爸发现,到时候,一切穿帮,倒霉的可不是她一个人……

    “茉茉,你爸爸妈妈出差,都不会给你打个电话吗?”白夫人喝了一口咖啡,狐疑的问道。

    她们在一起已经两天了,这期间,她父母一个电话都没有给她打过。

    这么水灵乖巧的女儿,要是她的,她肯定出门都舍不得留在家里,就怕她被坏人拐走了。

    她父母居然这么放心,连个慰问电话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他们工作可能太忙,顾不上。”严舒茉眼睛都不敢看白夫人,端起咖啡,就猛灌了一口。

    咖啡太烫,她的舌头都要烫掉了。

    对上白夫人质疑的目光,她连话都不敢说,就怕自己露馅,让白夫人发现,她爸妈根本没有出差。

    “伯母是不是在s市呆的太无聊了?要不然我先让人送你回家,等我爸妈回来了,我再告诉你。”严舒茉晶莹的大眼睛一眨巴,提议道。

    “这可不行,我跟臣亚说好了,这一趟,一定要见到亲家,帮你们把婚事定下来,要是不定下来,我是不会走的。”

    白夫人想也不想的道。

    严舒茉想死的心都有了!

    她还不敢告诉爸爸,她可能有喜欢的人了……

    要是白夫人突然上门提亲,白臣亚就死定了!

    死透透的那种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