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什么小女孩?”严舒茉猛地一愣,抬头看向白夫人。

    难不成白臣亚小时候还有青梅竹马?

    长得好看吗?

    做梦都会梦见,白臣亚很喜欢那个小女孩吧……

    严舒茉咬着唇,想到这里,突然就觉得心口塞塞的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他既然没有说过,应该就没事了。”白夫人眸光闪了闪,闭口不再提这件事。

    严舒茉陪着她在玫瑰庄园里呆了一天,等她累了,才将人送回了酒店。

    “茉茉,你明天还有时间来陪伯母吗?”白夫人拉着她的手,依依不舍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只有臣亚一个儿子,臭小子天天往外面跑,一点都不如女儿贴心,伯母喜欢跟你呆在一起,你明天过来,我跟你说臣亚的糗事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舒茉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白臣亚的糗事,要是她知道,她以后就可以尽情的嘲笑他了,想想就觉得好过瘾!

    刚准备答应,想到严承池罚她禁闭,又蔫了。

    她今天是靠着妈妈溜出来的,明天可怎么办?

    “茉茉,其实伯母也不想麻烦你,只是我在s市除了你,就没有别的认识的人……”白夫人说着,眼神落寞的看向她。

    严舒茉想到她骗了白夫人在先,白臣亚不在,她又不能放着人不管,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你是个好女孩,等你爸妈回来,我马上就上门拜访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不提提亲的事情,我们还能愉快的玩耍。

    一听见白夫人又提起婚事,严舒茉连忙找了个借口就出了酒店,跑到剧组投奔正在工作的夏长悦。

    她前脚刚到,严承池后脚就来了。

    “爸爸,你怎么来得这么早?”严舒茉一脸震惊的看着气场强大的男人,忍不住惊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只差那么一点点,她就要被抓包了!

    “大小姐,严总是因为听说剧组今天会有一个当红的男明星过来,所以……”金特助话到一半,被严承池瞪了一眼,立马讪讪的打住了。

    “我会担心一个男明星?再胡说八道,明天就调你去南极看企鹅!”严承池冷哼了一声,伸手整理完自己的西装,才提步朝着剧组里走。

    淡定不超过三秒,就一把将严舒茉拉到跟前。

    “茉茉,告诉爸爸,你今天在剧组一天,有没有发现什么敌情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是冲着你妈妈放电,或者是故意讨好的,连倒水的都算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剧组的工作人员,都会帮忙倒水,这么算的话,得有多少人倒霉……

    而且,她今天一天都没有在剧组,胡说八道会不会被发现?

    可是不说的话……

    “怎么,你一整天都没有发现什么?”严承池拧眉。

    “有!当然有!喜欢我妈妈的人可多了!十根手指头都数不过来呢。”严舒茉想也不想的道。

    瞥见严承池的脸色沉下来,连忙补充。

    “不过爸爸放心,我已经全部都帮你搞定了,有个这么漂亮的女儿往妈妈身边一站,大家都光顾着羡慕妈妈了。”

    严舒茉不要脸的使劲夸着自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