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只当是普通的游客,陪着白夫人坐在高台上喝茶。

    “这里的风景,确实很好看。”白夫人端着茶杯,极目远眺,视线的尽头,全是盛放的花骨朵,连带着人的心情,都跟着好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经常来这里吗?这里看起来,不像是开放的园区。”

    “以前跟着我一个叔叔,他经常带我来,后来他走了,我就很少来了,不过门卫还记得我,所以就让我们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严舒茉据实以告,只不过隐瞒了易海音的身份。

    白夫人也并没有追问的意思,抿了一口茶。

    “我都忘了多久,没有这样静静的坐着喝茶聊天了。”

    “伯母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刚才不是问我,臣亚小时候,是不是经常被绑架吗?”

    白夫人将茶杯放下,看向严舒茉,眼神里氤氲的光色,透着浓浓的回忆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,要从臣亚的爸爸,从他爷爷手里接过家业开始说起,那个时候,白家并没有像现在这样平静,百年的大家族,嫡系派系之争,也比普通的豪门要来得复杂,臣亚刚出生,就在医院里被绑架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严舒茉错愕的抬起头,有些不敢置信的看向白夫人。

    “他只是被抱走了一个晚上,就找到了,但是从那以后,我就被吓到了,不管是醒着还是睡着,都要紧紧的抱着他不肯松手。”

    白夫人回忆起那段时光,脸色的神情还是后怕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只要我一直陪着他,他就不会有事,可我太自以为是了,我的力量太薄弱,根本保护不了他,臣亚快四岁的时候,又被人绑架了,就是从我怀里,将他抢走的,我拼了命一样的抱着他不肯松手,最后连带我也被抓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舒茉心口一紧,想要安慰她,又不知道怎么开口。

    白夫人像是知道她的想法,微微抬起头,扯了扯嘴角,露出微笑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没事,只是臣亚他……”白夫人顿了顿,才重新开口。

    “那次意外,我残废了双腿,在轮椅上一坐就是十八年,我自己觉得没什么,可臣亚却一直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,觉得是因为自己,才害得我半身不遂,执意学了犯罪心理学,这些年,更是不断配合警方调查重大的案件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一直没有说,可是我知道,全是因为当年的事情,那件事,给他留下了很严重的心理阴影,只是他太聪明,聪明到心理医生都开导不了他,我跟他爸爸没有办法,只能……”

    白夫人想要说什么,像是怕严舒茉,又忍住了。

    伸手抓住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茉茉,伯母知道跟你说这些很唐突,可是你是他这么多年,唯一一个交往的女朋友,他喜欢你,你就一定能解开他的心结!你能帮帮伯母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她能说她只是一个假女朋友吗?

    白臣亚未必会听她的,可是对上白夫人希冀的目光,她根本说不出拒绝的话。

    “对了,臣亚有没有跟你说过,他会梦见一个小女孩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