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是……

    严舒茉身体一歪,差点站不住摔下去,连忙伸手扶住沙发,勉强站稳了。

    刚准备说什么,严舒瀚就又抢在她前面启唇。

    “我原本是打算安排她到别墅去住,不过爸应该知道,茉茉的性子太跳脱,她不喜欢搞特殊,最后倒是不肯去,自己跑去住了酒店。”

    神转折!

    严舒茉提到嗓子眼的心脏,一下就又回到了胸口。

    忙不迭的狂点头。

    “对的对的,就是哥哥说的这样,所以爸爸,你现在知道误会我了吧?我很乖的!”严舒茉捏着耳朵蹭到严承池,抱着他的胳膊就开始撒娇。

    “爸爸,我真的没有骗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承池眉心微微拧着,像是在怀疑,可两个人的供词配合的挑不出毛病,加上那些文件,确实是刚刚签约的合作案。

    严承池刚毅的脸庞,神色缓和下来,伸手拍了拍她的小脑袋。

    “满脑子的鬼点子,别以为我不知道,这件事有猫腻,我不查,就当给你个警告,再有下次,就没有那么好糊弄了!”

    “我保证不会有下次了!”严舒茉举起手,想也不想的说道。

    狡黠的大眼睛一提溜,立马站到严承池的身后。

    “爸爸看了这么长时间的杂志,肯定累了,我给你捏捏肩膀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狐狸。”严承池嘴角噙着笑意,眼眸里,是掩不住的宠溺。

    他的小公主,他就乐意宠着。

    要是儿子这么不听话,腿早被打断了!

    严舒瀚站在旁边,看着儿子女儿两套标准的严承池,心塞的挑眉。

    转身就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严舒茉一直留在客厅里哄着严承池,一直等到金特助上门,提醒严承池剧组的发布会结束,可以去接夏长悦了。

    严承池很快就从沙发上站起来,一边穿着西装外套,一边整理自己的发型。

    什么小明星大导演的,哪里比得过他帅气,夏长悦多看一眼都不行!

    临走前,他还回头看了自己的小公主一眼。

    “乖乖的给我在家里呆着,不许乱跑,听见没有?”

    “我一定哪里都不去!”严舒茉一下就站直了,看着他离开,才扭头往自己的房间跑。

    她赶了一路的车,又在客厅被罚站这么久,早就累惨了,才没有力气往外跑。

    她现在就想扑进自己温暖的大床,睡上个三天三夜!

    “站住!”

    严舒茉刚走到门口,还没有来得及拧开房门,就听见一道冷飕飕的声音,都身后传来。

    一回头,就瞥见正斜靠在楼梯口,看样子,一直在等她上来的严舒瀚。

    “哥哥,爸爸都走了,不带这么吓人的,我都要被你吓出心脏病了。”严舒茉拍拍自己的胸口,嘟着嘴抱怨。

    话落,严舒瀚站直身体,提步就朝着她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样就吓到你了,你一个人一声不吭偷偷溜走,还夜不归宿,就没有想过,会吓到我?”严舒瀚薄唇微启,眼神里,透着探究。

    像是在等她自动坦白。

    见严舒茉准备装可怜,立马就伸手拎起她的耳朵。